玫瑰是红的

小说:[宝可梦]亲爱的大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溪ptcg 字数:6896

吾生日的前一天,宝可梦们的陪伴下抵达风絮镇。

风絮镇卡洛斯东北的山区,气候偏冷。城市的西北角有一座风车。风车被青蓝色的瓦片覆盖,六片太阳能板扇叶西风的吹拂下吱吱呀呀地转个停。是一座农业镇,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居住。现是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农田被雪盖住了,山谷一片洁白。

镇子外延的一家民宿内。她来及缓解旅途的舟车劳顿,放下行李后立马乘车赶往冰洁洞窟。她需要布置现场。

周是卡洛斯的法定节假日,路几乎没有行人。冰结洞窟风絮镇的正北方,洞窟周围生长着郁郁葱葱的冷杉和金银木。片地区常年被风雪侵蚀,树枝被雪压得低垂,鲜红的金银木果实点缀雪下,配深绿的树叶和皑皑的白雪,把银装素裹的世界装点出几许生机。

冰结洞窟是卡洛斯热门景点,但由于节日的缘故,家都宅家中陪伴家人,洞窟前只有两三名游客。一位老身着花衬衫,站吊桥前的坡地绘画。天地间只有白、绿、棕、红四种颜色,但老的调色盘却五彩缤纷。

“对起,打扰一下。”带着宝可梦走向老,“我听说生日当天,冰结洞窟会出现冰晶天气。请问知道其中的原理吗?”

游戏中玩家设置了生日。游戏调用系统时间,玩家生日的那一天,冰结洞窟空会下起冰晶。是游戏的彩蛋。冰晶游戏中通过代码生成,但现实世界中,冰结洞窟无法调用系统时间,无从得知来者的生日。种情况下,冰结洞窟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生成冰晶呢?

绘画老停笔,转脸打量。他肤色深棕,蓄着两缕翘胡子,顶光秃秃,只有后脑勺还绕着一圈白发。他脸颊凹陷,身材干瘪仿佛被抽干,但眼睛却熠熠生辉。他整个人的生命力都集中了眼睛里。

“从里朝东走,顺着路向下,第一个路牌右拐,有一座林间木屋。”老声音随和,“木屋周围居住着很多冰系宝可梦。告诉它们有人要来过生日,它们会选定的时间生成冰晶。记得准备些树果作谢礼。”

原来如此,现实世界中的冰晶是冰系宝可梦的杰作。向老答谢,正欲离开,却被老叫住:“我猜猜,打算为男朋友庆祝生日?”

么明显吗?被戳中心事,下意识脸红。她急忙捂住脸:“还是男朋友,是我暗恋之人,我追求他。明天是他的生日,我想借此向他表白。”

“多么美好啊!年轻人的爱情,璀璨、热忱,饱含澎湃的激情!”将的羞涩之情收入眼底,老笑容满面,“很紧张吧?心乱如麻、魂守舍,害怕他会拒绝?”

抿紧嘴唇,点点,向过来人寻求建议:“有什么点子吗?我该送他什么礼物好?怎么才能提高表白成功率?”

着做什么。”老信誓旦旦地说,“爱情,是人生永恒的主题。逆流而,像追寻信仰那样追求所爱之人,全身下都充满了生命的诗意。请相信我,的勇气与率真将打动每一个固执的灵魂。的红晕正是灵魂深处激情的写照。我面前,纯洁无暇,就像缪斯一样。没有人能拒绝缪斯的求爱。”

太会说了,被夸得一愣一愣的,连紧张都忘了,心想愧是艺术家:“谢谢。可我总得送他点什么吧。毕竟是他的生日。”

计划为他布置冰晶。”老望向背后的宝可梦,“那只布鲁皇是的搭档吧,它手里抱着几捆彩灯。让我猜猜,打算将彩灯挂,装饰场景?”

“没错,我想用灯光烘托气氛。”承认。她本打算放烟火的,但由于一带是森林,出于防山火的考虑,卡洛斯政府禁止个人冰结洞窟一带燃放烟花爆竹。

已经为他做了许多,需要锦添花。若真想再送他一件礼物,如写一首诗,画一幅画,或是谱一只曲。”一提到艺术,老的眼睛里仿佛燃起燎原之火。

“我没有艺术细胞。”苦笑,“作品难登雅之堂。”

错了。艺术是灵魂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是画家,也是音乐家。”老执意道。

他把画到一半的抽象风景画取下,拿出一张崭新的白纸,将其固定画架。老把榛形油画笔和调色板塞进手中。

“来,创作点什么。将的灵魂涂抹。”老一旁鼓励。

宝可梦们全好奇地围了来,和老并肩围观。梦幻今天变成了“歌德姐”,穿着圣诞树似的黑裙子。它完全没有淑女样子,一脸八卦地站队伍最前面。

画笔的刷沾着红色颜料,颜色让联想到玫瑰。玫瑰,玫瑰……眼睛,让思维自由地飘散。

她想到了伽勒尔地区的一首流传已久的爱情诗,她曾无数次广播中听见它。诗兴发,她对吾浓浓的爱意涌,快要淹没了她。她想基于首诗原来的版本,衍生出全新的节。

提笔,工工整整地写下:

【致吾:

玫瑰是红的,

紫罗兰是蓝的;

蜂蜜是甜的,

你也一样。

蔓莓果是红的,

藻根果是蓝的;

桃桃果是甜的,

你也一样。

章鱼桶是红的,

哥达鸭是蓝的;

霜奶仙是甜的,

你也一样。】

签下她的全名,落笔后,忐忑地看着艺术家老:“觉得怎么样?文笔文风之类的有没有妥?需需要提高?”

“歌德姐”爆笑,似乎是认为首诗过于打油,毫无文笔可言。

用,样很好。”老揉了揉“歌德姐”的脑袋,“的文笔非常质朴,我相信,的灵魂也是样的。人们总是追逐华丽,却忘记了质朴才是本真。我能从首朴实的诗中感受到爱情的真挚。”

“谢谢。”第一次有人称赞她的作品,受宠若惊,把画笔和掉色盘还给老

“请允许我为的作品配一幅插画。”见答应,老纸张下半部画出一片花海。他选了个明亮的颜色,花海的角落署他的姓名【萨尔瓦多·达利】。

“祝心想事成。”老把画卷起来,放入画筒内,交给,“即便成功也要灰心,生命的意义断探索目标和挑战自己。我是位有名气的画家,若是失败了,可以将幅画卖掉,金钱一点安慰。”

珍而重之地接过画筒,她久仰位画家的姓名。他是超现实主义流派的先驱,并非有名气,而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博物馆以收藏他的作品为荣。

“非常感谢,达利先生。”郑重道谢,“我会加油的,会辜负的心意。”

告别达利先生后,去最近的农户买了些树果,赶往林间木屋,找到那里的宝可梦。冰伊布、雪童子和信使鸟榛树林中玩捉迷藏。交出树果、说明来意。三只宝可梦与约定冰晶出现的时间,表示一定完成任务。

“只剩彩灯啦。”按了按发酸的肩膀,宝可梦的帮助下将彩灯挂杉树

宝可梦们干完活路,面前站了一排。像位指挥家,给宝可梦们派发明天的任务:“明天我会把吾带到洞窟前的隐蔽的树林里,玛夏多你藏我的影子里。一旦我表白成功,你立刻点亮我附近的彩灯,并顺着影子去通知其他宝可梦。智挥猩守南边,梦幻守北边,布鲁皇和花叶蒂驻守西边,百变怪驻守东边。”

“智挥!”

“布鲁皇!”

“花叶蒂!”

“百变!”

宝可梦们非常兴奋,它们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一天的到来已经盼了许久了。

“没问题!”“歌德姐”快乐地转了个圈圈,“终于等来一天啦!”

“保证完成任务,女娃陛下!”玛夏多弯腰行礼。

看着激动的宝可梦们,开心地笑了:“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剩下的就交给吾吧。但愿他要拒绝我。”

################

吾坐比翼市的别墅中。他刚吃过午饭,收拾完餐具,他坐饭桌前喝茶。桌子摆着一个文件夹,摇篮百合坐他正对面的椅子

吾抿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翻开文件夹。是一份资料,扉页印着硕的标题《布鲁根·的个人档案》。正如题目所说,整份文件是的档案,涵盖了她的基本资料、兴趣爱好等一切有用信息。文件是卡那兹市晚饭过后,父亲塞给他的。据父亲说,文件是的哥哥饭后送给他的。

吾从未认真阅读份资料。但是今天,他决定用一整个下午好好研究它。因为吾计划生日的当天向表白。

他是什么时候留意到的呢?又是什么时候喜欢的呢?记得了。也许是见到她的第一眼,也许是二人流星瀑布时的互动,也许是天空之柱两人相呼吐露心声,是火车阅读电报,或许是宝可梦村里他倾听的歌声、观看的舞蹈,是城都文化节二人携手同行,抑或许根本样的转折点。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从未给他的生活增添任何轰轰烈烈的场景,有的只是润物细无声的陪伴。当他回过神时,已经充盈了他生活和工作的每个角落,他的日程遍布的影子,他昨晚甚至还梦见了,她的存像呼吸那样必可少。

吾知道,喜欢他。性格内向害羞,既然她愿意表白,那么吾愿意捅破层窗户纸。

吾把资料翻到第一页,逐字逐句地阅读。

资料非常详细。除身高、体重、年龄些较为正常的参数外,连三围都标注得清清楚楚。吾的目光那三个数字驻足。他轻咳一声,翻到下一页。

第二页的项目比一页还要奇怪,囊括了血压、裸眼视力、肺活量、从学以来的各项考试排名、每根手指的周长等等。

些数据是布鲁根董事长从的体检体测报告里摘抄的吧,吾心想。

吾仔细研读每一行字,充分发挥他过目忘的记忆力,将数据牢记心。表白时,他想为准备一份礼物,些参数或许能提供帮助。

他看了二十几页,对从里到外都有了深刻了解。从第三十页开始,资料话锋一转,开始描述的爱好。

资料说,最喜欢的花是玫瑰,擅长与孩子以及幼年宝可梦相处,业余爱好是冲浪。真是可爱的爱好,吾勾唇,难怪晒得那么黑。

资料还说,拥有很多执照,掌握许多硬核技能:驾驶卡车、驾驶直升机、驾驶快艇、射击……全都是她父亲阿罗拉教她的。些项目触及吾知识的盲区,他对刮目相看。

时间飞速流逝,冬天太阳落山早,下午四点夕阳便洒进了饭厅的窗户中。

个点了啊,吾按按鼻梁,合文件夹起身。一周是卡洛斯的节假日,店铺关门早。他若想买礼物的话,需要立刻出门。

“摇篮百合,姑娘们都喜欢什么呢?”吾从衣架取下衣,把围巾绕脖子,“你觉得我送她玫瑰如何?玫瑰是她最爱的花。”

作为吾队伍里唯一一只雌性宝可梦,从前天开始,摇篮百合便走马任,成为了吾的恋爱顾问。摇篮百合从未谈过恋爱,吾家中的电视常年只播放新闻和采矿节目,摇篮百合连偶像剧都没看过。面对吾的问题,摇篮百合总是沉默以对。

“我有些紧张。”吾穿皮鞋,侧对摇篮百合说,“我去买些玫瑰,马回来。”

花店仍营业,一进店香气扑鼻而来,姹紫嫣红的花朵缀满了木架。

“先生好,请问需要些什么?”一位身着绿色围裙的店员正插花,她放下手里的剪刀,询问吾。

好,我需要一些玫瑰。”吾回答,目光木架搜寻。

“玫瑰?没问题,一时前才送来了一批玫瑰。它们刚被人从比翼市的郊区摘下,很新鲜,还沾着露水。”店员微笑着,从吾背后的架子下拖出一个圆筒。

是送女朋友吗?还是送给妻子?”店员问,“要什么颜色的玫瑰?要多少?”

“都是,”吾顿了顿,决定向眼前的姑娘请教,“我要向心仪的姑娘表白。觉得什么颜色合适?数量也有讲究吗?”

店员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似的咯咯笑:“是第一次谈恋爱吧,很多东西都没弄明白。真可爱,真纯情。玫瑰的颜色和朵数有学问,它们背后的花语同。”

“愿闻其详。”吾恳切地说。

店员手指抚过五颜六色的玫瑰花瓣:“红玫瑰代表热烈的爱意,蓝玫瑰是忧郁的、无法实现的恋情,白玫瑰代表对她纯洁的仰慕,橙色玫瑰表达初恋般羞怯的心情。”

“至于朵数。一朵代表她是的唯一:两朵:和她的二人世界;五朵代表她心中有特殊的地位;九朵述说愿与她长相守的决心;十一朵表示她是的珍宝;十八朵表达渴望她青春永驻的心愿……”

店员用了三分钟时间,向吾科普鲜花与其背后的浪漫。吾向店员道谢,感谢她抽出时间为他梳理花语。

“麻烦为我打包五朵红色玫瑰。”吾说,“我了解植物,对花语毫无研究。听了的解释,我认为五朵正合适,其他数量的含义太激进了。红色就好,恰如其分地表达我对她的心意。”

店员围裙擦了擦手,麻利地包好五朵红玫瑰。

趁店员打包的工夫,吾视线划过一排排的货架,最后定格一盆紫罗兰:“是紫罗兰吗?颜色很漂亮,请为我打包一束。”

店员点称好,将几只紫罗兰混玫瑰之中,把它们悉心裹起来,放进盒子里。

还有别的需要吗?”店员问。

“没有了,谢谢。”吾刷卡付款,“对了,除了花朵,还建议我送些别的什么吗?表白成功后送她什么好?”

“珠宝吧。”店员想了想,“没有女孩子爱闪亮亮的东西。可以送她宝饰品,她绝对会拒绝。饰品的价值越高越好,宝越亮越好!要选烂街的款式,要选择有新意的!”

珠宝首饰吗?偶尔会戴项链,她应该是喜欢首饰的。吾家里别的多,要多少有多少,各种类别的他应有尽有。吾突然有了主意,他想送一枚戒指。《布鲁根·的个人档案》里恰好记录了她手指的尺寸。

认为戒指如何?太贵重了会会给她压力?”吾有些犹豫。

店员掩嘴笑:“要视情况而定,女人与女人的标准是同的。如果是我,收到昂贵的戒指会欢呼雀跃。先生,一脸严肃地问我问题,我能看出是真心喜欢她,想和她共度一生。她对的感觉如何?如果她也喜欢,我认为戒指没什么合适的。再贵重都可以,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

“我明白了,”吾含笑,“感谢的指导。”

“首饰店就隔壁的步行街,各品牌都有,贵的,便宜的。珠宝店还有半时就关门了,需要赶紧。”店员把盒子交给吾,目送他离开。

出了花店的门,吾没有去步行街的首饰店。他拐进一条巷,走进一家五金店,买了几根一米长的锈钢棍。

么多棍子,是要火拼吗?”店主是位爷。他哈哈笑,朝吾开玩笑。

,是送给心人。”吾认真道。

爷:“???”

吾付完钱,拎起棍子匆忙离开,留爷一人满问号。

吾回到家中,此时天已经全黑了。他打开手电筒,到阁楼。

阁楼是吾堆放的地方,一的盒子从地板一直摞到天花板。盒子贴着标签,根据字母顺序,被吾码放得井井有条,整个阁楼俨然一型地质博物馆。

吾翻出几块黑得像煤炭的的孔缝中藏着金色的颗粒。是金矿,只是含金量太高。

吾将扔进麻袋中,抗,下楼来到别墅后花园。与正常人的花园同,吾的花园里连根草的影子都见到,更别提树木和鲜花了。花园保留着土路,坑坑洼洼的。花园西侧有一口巨型粉碎机,花园剩余的空间被一的坩埚占满了。

吾是爱好者,仅喜欢采集、收藏,还喜欢加工、冶炼。平时闲着没事做,吾会去后花园点燃坩埚,土法提炼各种金属。为了扰民,吾特地将别墅买荒郊野外。即便炼金炼得浓烟滚滚,也会引来消防队。

他点亮花园的路灯,走到粉碎机前,把倒了进去。吾拉动操纵杆,震天的研磨声自机器内响起。多时,被研磨成黑色细沙。

吾将细沙收集进铁皮桶中,把桶搬入别墅地下室。与正常人的地下室同,吾的地下室既存放洗衣机,也堆放杂物或干粮。地下室是吾的车间,有车床、砂轮机、蒸馏器等一系列金属加工仪器。

他想要从细沙中分离出黄金,要做到一点,需要将细沙加热至1064摄氏度,也就是黄金的熔点。加热的过程中,用化学试剂去除杂质,剩下的便是纯金。

然而金矿中可能混有汞,若将汞加热,会威胁人的生命,损害环境。为了防止惨剧发生,吾用蒸馏器将汞分离出来。

金矿中还可能混有铁,铁加热过程中会腐蚀坩埚,引发泄露。吾用硝酸去掉铁。

做完些后,他去客厅拿起一颗精灵球,拎起铁皮桶回到花园。他找了一口型坩埚,舀了一勺细沙倒进去,又倒入些化学试剂。吾抛出精灵球,化翼龙出现。它拍打着灰色的翅膀,花园空盘旋。

“化翼龙,老规矩,朝坩埚使用喷射火焰。”吾下令,从花园一角的工具屋内取出一管喷枪。他穿防护服,戴护目镜。

翼龙是吾为数多的学会了火系招式的宝可梦,是吾炼金的搭档,做起些活路来驾轻就熟。它张开嘴巴,朝坩埚吐出火焰。它的身旁,吾启动喷枪,蓝紫色的火焰猛然自喷嘴窜出。坩埚开始冒烟,一股爆豆子的焦香味从锅盖的缝隙溢出。

十五分钟后,吾收起喷枪,化翼龙停止喷火。杂质已经溶解了,锅内只剩金水。吾用钳子把墨内胆夹出。他倾斜内胆,火山岩浆般的红金色液体流入他事前准备好的方形模具中。

“饰品的价值越高越好。”

“再贵重都可以,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

吾脑海内响起花店店员的话。

块金子,确实有点寒碜。吾决意向展示他的诚意,于是他拎起铁皮桶,把细沙全部倒入坩埚。

吾和化翼龙重复之前的步骤,十五分钟后,吾面前多出五块金锭。

好像炼得太多了。过没关系,多出来的金锭直接送给就好了。

他给化翼龙一盆宝可豆作奖赏,马停蹄地回到车间。

吾把刚买的锈钢棍子架车床,切下几截。他用游标卡尺量好长度,将锈钢切得更细,搭出一个方形托架。

他又切下一锈钢,用榔将它敲弯成圆形。他想让将戒指戴中指,于是参照《布鲁根·的个人档案》的参数,将圆环的直径掰成她中指指根的直径。

吾把方形托架熔接圆环,又圆环雕刻出一些纹路。是门精细活,吾做得极为细致,双眼盯着放镜,一眨眨。锈钢硬度很高,吾满汗。汗水流进了他的眼睛,他没工夫去擦。

接着,他将金块滚轮压成薄片,用槌子敲成细丝,把它嵌入些纹路之中。锈钢圆环顿时被装点得金灿灿。

见戒身致成型,吾舒了口气。由于用眼过度,他的眼球布满红血丝。他卸下护目镜,阖双眼,按压太阳穴。的脸浮现他的眼帘中,他看见将戒指戴入中指,笑着问他好好看。

思及此,吾睁开眼睛,继续工作。下一步是方形托架镶入宝,用什么好呢?楼来到客厅。客厅和他绿岭市的家布局一致,墙边立着许多展示柜,展示柜内摆放着稀有的

吾打开贴有“蓝宝”标签的柜子,拿出一颗深蓝色的刚玉。他记得喜欢深蓝色,深蓝色也与她相配。吾正要返回车间,目光突然落落地窗旁边的柜子

个展示柜和别的同,里面的贵重也稀有。柜子玻璃门的标签写着“”二字。里面那颗橘色是看流星雨那天,送他的礼物。

吾向承诺过,会好好照顾。一开始,他将书架,每周按时拂尘。伴随他爱慕之情的增长,从书架挪到了展示柜,和价值连城的宝一起。他没有研究过的成分;管它的成分是什么,它承载了他与的回忆,价值比宝轻。

密度和硬度高,比较脆;自三周前起,从掉落了些一二毫米的碎屑。吾从电视柜里翻出一根试管,打开展示柜柜门,将碎屑铲入试管内。

他火急火燎地回到车间,切下一块蓝宝,启动砂轮机,对宝进行明亮式切割,切出57个刻面。种切割方式是他跟一位丰缘的珠宝匠人学的;它能增加宝的折射率,让其更加闪烁。为了练习,吾曾切废几十斤钻

时后,吾切割完毕,把宝灯下查看。宝被切割得非常工整、精致异常,旋转时射出幽蓝色的闪光。

吾把镶入戒指顶端的托架内,又托架四周嵌入送他的的碎屑。

伏案太久,吾脑袋昏沉,视网膜出现了残影。他短暂休息了五分钟,再接再厉,打磨抛光戒身。

当零点的钟声响起时,车间转轴的声音停了。戒指功告成,吾放下手里的工具。他找来个铁盒子,将戒指和没用完的金锭一同收纳进去。

他回到地面,将铁盒子与玫瑰放一起。

样就行了吧,吾满意地想,把脸埋进纸巾抹了把汗。他人生的前三十年,他日日与和宝可梦为伴,从未思考过成家的事,平日里叱咤风云的冠军恋爱堪称懵懂。他能看出对他的感情,她并擅长隐藏。理智吾知道他的表白会被拒绝;但情感吾免了感觉紧张。

但愿会拒绝我,吾心想。宝是蓝的,一如他深沉的渴望;玫瑰是红的,一如他炽热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