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出去,我自己洗!

小说: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类别:悬疑推理 作者:微苦布丁 字数:2813

他们吃饭完又下去玩了会儿,米诺仗着这自己的场子,身边又邢东作为威慑,干脆投身舞池跟着音乐的节拍顿疯狂的扭动。

在三楼向下看,眼就能找那个最活泼的蚯蚓,别说,这下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精神妹妹?

这,不禁笑出声来。

习惯性站在丫头身,看着邢东脸上隐约无奈,但还用身体为他旁边的女孩儿护出方天

想下去玩吗?”

“不了。”

世也很少去这种方,其实心些蠢蠢欲动,但在舞池,瞬间没了这种想法。

她更喜欢个独立空间。

“医院的护士说妈妈已经睡了,要去看看吗?”

“嗯!”

刚往前走步,下步却踩了空,接着整个已经腾空,坐在孟琛怀了。

啊,她怎么忘了,这个男现在只在学校的时候才会收敛,只要出了校门,基本不会让她双脚沾

女孩儿嘴边泛起抹苦笑,嘲讽自己真名副其实的菟丝花,只要依附着就好,连路都不用走。

然而,她也知道菟丝花旦被剥离,会怎样的下场。

你以为家会轻轻捏着角,然解开缠绕吗?

当然不,他们只会大力残暴把那些柔软又多余的丝草撕扯下来,然随手丢在泥

如果那天真的来临,她也只能做刀俎下的鱼肉,反抗不得。

所以她要让这株菟丝草生长的极其缓慢才行,至少不要将全部的心血都陪送进去,时候,她才能不那么痛苦。

,旁边超市,我们挑些你喜欢的零食备在车,再买点水果给妈妈送过去。”

“嗯,好。”

二十四时营业的超市在这个将近午夜的时间已经没什么,忽然女的最萌身高差走进去倒显得些亮眼。

……不,应该只女生,穿着嫩黄色的外套,牛仔裤,扎着青春活力的丸子头,倒与她身的男士不那么匹配。

那男看脸倒俊美至极,像明星,但穿着与气质却与他的面容大不相符,总之猜不出年龄。

,想要哪个?”男站在女孩儿身,微微附身轻声问道。

女孩儿仰头指了指货物架最顶层的大袋薯片,足足个书包那么大。

“这个?”男伸手,毫不费力碰了碰。

“嗯,个番茄味,个黄瓜味,个烤肉味,个……”

这种时候居然犯了选择恐惧症,这么多口味,她都想要。

而且她想带学校,和米诺起上课偷吃,想想都觉得刺激。

她可学习委员,从前世现在,在课堂上做过最刺激的就听着语文学数学。

些事她觉得自己应该体验下,这次先偷吃东西,下次……

正计划着,孟琛已经推着车将附近的东西全部每样个通通扫进了购物车,等发现时,男已经推着两辆购物车了。

“太多了。”这会儿去结账,收银的不得笑死他们,这两多能吃了!

嫩手作势要把东西归位,却被男拦下了,温暖偏热的大手握着她的手,眸纵容,“放在车上些,放在家些,明天带去学校些。这些根本都不够。饼干呢,要什么口味?草莓吗?”

孟琛推着车往前走了两步,继而又停下了,转身微微弯腰认真盯着丫头的眼睛,“如果被我发现你只吃零食,不好好吃饭,这些我立刻全部没收。”

没收?

那可不行!

辈子能放纵几年?正处于大吃大喝还不轻易发胖的年纪,她得抓紧当下的每天!

丫头的脑袋拨浪鼓样点头,“我肯定好好吃饭。”

直起身子,抬手揉揉她的头,“好乖。”

:……

不对不对不对!

自己怎么又不知不觉被当做孩子对待了?

她可老阿姨啊!

唉!

要不怎么说女好骗呢。

事实证明,无论几岁的女,总会或多或少迷失在男的颜值以及刷卡的魅力之中。

他们去结账的时候,不仅孟琛手推了两辆车,就连姜也推着辆。

孟琛拿出卡,接着听“唰”的声时,姜显示器上划走了四位数。

尴尬。

极其尴尬。

逛个24时超市能刷出来四位数?

不过那营业员倒十分开心,想必明天老板要给她发红包了。

几大袋的东西把孟琛的车塞得满满的,姜看着座上的几大包零食,心已经想好把他们安置在什么方了。

不过安置在哪样,最要进她的肚子!

哈哈哈哈哈!

“这么开心?”感受身边丫头的兴奋劲儿,孟琛的心情也格外轻松,他的,就能这样轻易左右他。

咧着嘴笑,如果她能睡在零食堆就更好了。

——

了医院已经半夜,隔着病房的玻璃看母亲熟睡的样子,免不得股心酸袭来,姜眼眶微微泛红,看护士来了连忙打听母亲的病况。

“你的女儿吧?放心,目前病对于药物没产生排斥,如果能保持住,那么很快就会见效。随着病情况逐渐好转,手术的风险也会降低,如果将来合适的机会手术,便可以免除顾之忧。”

“谢谢你,那我妈妈好好吃饭?”

的,病的心态很积极,这对治疗非常帮助。”

“谢谢。”

,姜又看了看母亲,这才随着孟琛依依不舍离去。

而男在刚刚已经默默打点好医院上下,所的口风必须严密,不能让姜母知道半点真相。

在回江景别墅之前,先回了鹿七区取姜的书包和校服,这也孟琛第丫头家做客,第次看他的的闺房什么样子。

和想象中些相似,粉粉嫩嫩的,但装修环境确实点太糟糕。

鹿七区算高级区,在其中能找家这样“简朴”的装修风格的,也不容易。

老旧的窗户,孟琛简直些担心丫头冬天夜会不会受冻。

然而对于姜来说,她两世的记忆加在起,这她最温暖的窝。

即便前世的孟琛在结婚前,将江景别墅赠与,她依旧钟爱这个家。

“我们走吧。”姜把书包背上,校服搭在手臂。

孟琛伸手去接,丫头却向躲,倒不排斥与男的接触,只替背书包这种事总让她觉得肉麻。

见状也不怒,他选择了更让他喜欢的方式,直接抱着丫头,走出去了。

不让他拿书包吗,好,那他就连书包带起打包带走。

——

江景别墅

归途之中姜就已经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似睡不睡,这时她已经完全无法抗拒孟琛的怀抱。

下了车,深秋的冷空气毫不留情包围他们,丫头立马本能向男的怀又钻了钻,像只可怜的猫。

孟琛把姜搂得紧紧的,路抱回三楼他的卧室,此刻丫头已经困得吊儿郎当,触碰宣软的床的瞬间,只想倒头就睡。

叹了口气,大手垫在她的脑袋下面,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的声音轻缓而低沉,“乖,洗洗再睡。”

“哦——”光说不做。

懒懒的声音在孟琛的听来与撒娇无异,干脆将儿打横抱起送卫生间,又将热水、牙膏还睡衣通通都准备好。

可身前的丫头,就这么懒洋洋站着靠在他身上,丝毫没清醒的意思。

孟琛唇边勾起抹坏笑,两只大手从面环住身前的女孩儿,嗓音低沉而诱,道:“要我帮你洗澡?”

DUANG!

颅内警钟长鸣!

立刻瞪大了眼睛。

看着镜子他们亲昵的动作,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差点要发生什么。

“不不不,你出去,我自己洗……”丫头双臂护在身前,满满的戒备。

“乖。”

离开,姜立刻扑在门上将其反锁,反复确认打不开之,才开始洗澡。

面的水流声,孟琛身侧的双拳紧握,他的,正在他的房间洗澡啊……

刚刚他自然听见了上锁的声音,不由得感叹他的傻子,在别反锁,难道就安全了?

看来以要好好看着,稍不慎,可能就会让别拐走。

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孟琛已经将水温调好,牙膏也挤好,睡衣旁边还放着袋子,面装的贴身衣物。

这个,脸腾下红了,直洗完也未曾褪去。

当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孟琛的卧室,下意识环顾圈,没发现半个影。

床边的柜子上留张字条,黑色的字迹遒劲力,不用猜也知道谁。

上面写着:记得吹头发,早饭七点,晚安。

底没让她睡书房。

摸着自己湿湿的头发,又乖乖返回,仔仔细细吹了个九成干,这才睡觉。

不知太害羞热的,还这别墅的东西太高档,她总觉得这被子和床特别温暖。

唉,钱真好啊……

不知不觉股檀香侵略了她的神经,女孩儿侧过身将大被子的部分抱在怀,顿然感觉踏实许多,遂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