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相见恨晚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525

雨接过身份证,瞟了眼,然后还给了

先生,,刘先生,你怎么在里?”荷问道。

“没什么,拜访我心目中的偶像。当年你母亲热衷于文学,我可是她的粉丝。总,你的女儿可是接了你的班,她开了私人图书馆,我偶尔去她那里看看书,所以认识了。你看,我跟你们家多有缘。”

雨听了,重新展开笑颜:“还真是有缘份呢!”

下反而让她更确定,文青。

总,你女儿了,肯定找你有事,要你们聊,我先走了?”

觉得今天的目的达了,应该撤退了,关键是荷在里,多说多错,万露出破绽就好了。

毕竟之前说过,自己才从外地调过,但事实上,荷那里看书已经有两年多了。

“刘总,你别急。”雨说道,“她里,只有目的,找我拿钱。”

荷朝她妈吐了下舌头。

“我早就给你说了,开那图书馆会亏钱,你偏听!” 雨没好气的说道。

“我本就没想着赚钱!”服气的说道,“我就是想给那些爱读书的人安静的阅读环境。”

“你赚钱也能亏钱啊!”雨说道,“每月倒亏几千,你说说,你开图书馆,从我里拿了多少了?”

“行了,句话,你给给?”

“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说吧,次要多少?”雨没好气地说道。

“嘻嘻,五千!”

“转给你。”

“谢谢妈!”荷在她妈脸上亲了下。

时,说道:“谢谢你了荷,你的确给爱好读书的每读者提供了很好的地方,让我们远离城市的喧嚣,获得暂时的宁静。每次,我都觉得那是世外桃源。”

过呢,你母亲也说得对,你也能长期亏着,你母亲的钱也是大风刮的。我觉得你适当提高点收费,大家也可以接受。”

“其实,能有时间看书的人,还真缺那点钱。”

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同时讨好了她们母女二人。

“听没有,坚持你的爱好,妈支持你,你也可以提高点收费,做收支平衡。”

“知道了,妈!那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荷冲鬼脸。

没想她还有么活泼可爱的面。

之前,直觉得她是那种静如处子的女孩子。

正说着,桌上的座机响了。

雨站起,接了电话。

“什么,丁主任了?”

暗自摇头,今天什么日子,都聚了?

她说的丁主任,肯定就是丁原啊!

对了,今天是周末,家伙肯定心急了,上班时间能跑么远?

好之前陈震就是探雨的口气,丁原其实已经在路上了。

如此看,丁原和雨估计还没有发生苟且。

心里暗忖。

“好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脸歉意的说道:“刘总,有朋友了,有些急事,恐怕能挽留你了。”

“没事,没事,你忙,你忙!”

还担心撞上丁原呢。

“刘总,你有开车吧?”雨问道。

“有啊!”

“要,你帮忙,送我女儿回去?”

“可以,当然可以。”

“那谢谢你了。荷,跟刘总块儿回去。”

“好啊!”

出了门,给张宗毅打了电话,告诉自己先走了,有事联系。

样,就带着起开车回城。

在出大厅的时候,就看挺着大肚子的丁原从房间里出,朝楼上走去。

狗日的,猴急了?

货也是大胆,前两天才被李莉的老公找上门,现在又雨。

至于上面更是没有动静,看丁原时半会儿还倒了台。

想了想,得赶紧找丁原的黑材料才行。

返城的路上,荷在车里聊天。

们谈论的话题自然是文学,从现代文学谈古典文学,从华文学谈外国文学,从莎士比亚谈文艺复兴。

人本就相识,爱好也想同,年龄也相近,关系很快就熟络了起

荷从的身上看了曾经的母亲,她就是受母亲的影响,喜欢上了文学。

也从她的身上看了曾经的自己。

股久违的感触被唤醒,甚至感觉了两灵魂的碰撞!

如果没有认识王絮儿,会觉得荷才是最佳的灵魂伴侣。

她年轻、朝气蓬勃、富有活力,还没有被社会污染。

她表情纯真,目光清澈,让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因为步的陷入了泥潭。

而且,直都在撒谎。

如果,要是让她知道,我对她母亲有可告人的目的,她会怎么想我呢?

心里内疚安。

面对陈震,会觉得自己卑鄙无耻,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只能比更卑鄙无耻才能对付

可是,面对如此纯洁、善良、染的女孩子,无地自容。

再后了她的图书馆,才得知,那幢房子就是她母亲的财产,过已经抵押给了银行。

荷分明是把当成了知己,所说的话对已经没有任何戒心。

因此,步打听,原她母亲是五年前和陈震认识的,然后在陈震的鼓动下,她母亲也投资了房地产,可没想钱没赚,还倒欠了陈震笔钱。

而度假村的生意远没有表面看起那么好,因为离市区远,游客又以当地人为主,所以,最初热闹之后,生意就陷入了困顿。

荷说,她母亲根本就是做生意的料,她选择了条错误的道路。

而她每月找母亲要钱,其中部分是填补图书馆的亏损,另部分是寄给了外地的父亲。

,她父亲几年前就得了绝症,生活非常艰难。

父女连心,她就偷偷给寄钱,贴补的生活。

而她父母离婚的原因,也正如张宗毅所说,她父亲当年事业成功,在外面包养了小三,被发现后,选择了净身出户,远赴乡。

也是最近几年,荷才与父亲联系上,得知了的困境。

而她母亲却是决绝的人,仅把女儿的姓改了,还从和前夫联系。

知道怎么评价家,只能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荷的父亲为的风流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雨孤身了么多年,表面坚强,其实内心孤单。

能感觉荷是希望家团聚,她已经原谅了父亲,就等着母亲松口。

了解了大概的情况,明白些了,雨和陈震之间存在着债务纠纷,也许并之前猜测的情人关系。

陈震可能用债务要胁雨与丁原的苟合。

而今天,陈震的出现很可能就是进步施压,随后丁原出现,很可能说明雨屈服了!

也许,就在现在们回城的路上,那俩人已经开始了耻的交易。

是错过了大好的机会?

如果交易达成,那么尝好处的丁原是是就会同意陈震的招标?

们的进展或许会加快!

的心都绷紧了!

自己忙碌了么久,切心血都白费了?

甘心,最后刻,会放弃。

“刘哥,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说话了?”

荷的声音响起。

辈份关系有点尴尬了,只比她大七八岁,而她母亲则大岁。

按理说,和她母亲算是同辈,她应该叫自己‘刘叔’。

回过神:“没什么,你让我想起了大学时的生活,感觉离我好远了,我现在也和你母亲样,为了生活,放弃了曾经热爱的东西。我希望你能路走下去,坚持你的理想,过,太难了。”

“你们的生活成本很高吗?”她问道,“为了生活,就必须放下自己的理想?”

愣了下,然后说道:“如果是我人的话,生活成本会太高。人吃饱,全家饿。但人总要成家立业吧?旦有了家,就有了负担和责任,就有了竞争意识。如果再有了孩子,那压力就更大了,明白了吗?”

荷点了点头:“你应该结婚了吧?”

“结婚了,过,又离了,有五岁的女儿,暂时跟着妈妈。”

“为什么要离婚?”

苦笑了下:“我只能说,我曾经以为了解她,但实际上,我了解。当我了解了她,我才发现我们适合,就样。”

“哦,感觉好复杂。”

“希望你以后能找正确的那位。”

正确的人么......

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看,知道想了什么,突然脸颊红,低头轻声道:

“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