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蒙混过关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1727

突然想起了,自己去总家,进门的时候,换上了拖鞋。

是离开的时候忘了?

对了,总没有做什吧?

薛星有点儿懵,是真的记不起了。

“这...真的...不记得...”开始语无伦次。

“少这这的。”王絮儿放下脱鞋,“半小时前,总给打了电话,又没反应,接了电话。告诉她,了。她说,喝多了,今天批一天假,不用去上班,有时间去她家拿的皮鞋!”

听到这话,薛星窘得无地自容。

“她...她没有给解释为什去了她家。”呐呐的问

“那告诉是怎去她家的?”王絮儿犀利的目光看着

记不得了,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酒,后面都不知了。”薛星开始装糊涂。

“她说,酒店吃完饭后,是她请大家去她家里继续喝酒。结果,们都喝醉了,她也不知时候离开的。所以,当她醒之后,打了电话,担心出事。”

薛星长吁了一口气。

“应该是这样的。”赶忙点头。

,自己此时不能多说,多说多错。

“老公,喝酒要有节制啊,要是的路上出了事怎办?”

以后不会这样了。”

想起自己也是一阵后怕。

雪燃家到自己家的小区路途可不近,万一中间出了什意外,自己的小命可没了。

没事了吧?”

“没事了,是脑袋还有一点晕。总不是让休息吗,家休息好了。”

“那好,要去店里了,都十点钟了。囡囡没有去幼儿园,给她请了假,家陪她吧!”

“好,好!”

“那走了。”

王絮儿看了一眼,目光很是复杂。

很快,她关门走了。

薛星下了床,出了卧室,看到女儿正客厅玩拼图。

!”

“乖! 等洗个脸,再跟玩。”

“好呀!”

想了想,返回卧室,拿起手机,拨通了雪燃的电话。

“薛星?”

“是。”

“没事吧?”

“没事,才醒过。”

“之前给打电话,是老婆接的。”

“她给说了,给她解释了为什家里的原因。没事了,放心。”

时,发现的皮鞋还门口,才担心出问题。”

“幸好解释了,否则还真解释不了。”

“没事好,好好休息。”

总,昨晚,们没做什吧?”

以为呢?”

记不得了,真的断片了。”

“怂蛋!”

雪燃说完,挂了电话。

薛星愣了...

意思?

是怂蛋?

那应该是和她没有发生什吧?

走出卧室,到女儿跟前。

“囡囡,知不知昨晚什时候回的?”

“知呀!”女儿说,“很晚的时候呀!”

“那个时候,不是睡觉了吗? ”

“是的呀,可后听到妈妈哭,醒了呀!”

“妈妈哭?”吃了一惊。

“妈妈哭得很伤心呢!”

“妈妈为什哭呀?”

“不知呀!”女儿说,“看见妈妈一边哭,一边用毛巾擦的脸。”

“擦的脸?”

“嗯呀!”女儿点点头,“囡囡看见脸上有好多红红的印子呢!”

薛星大脑嗡的一下!

那是总留脸上的吻痕?

薛星一拍脑袋,眉头紧皱......

王絮儿没有拆穿,其实,她心里什都明白了?

刚才她面前只不过是拙劣的表演而已。

之前,她都怀疑总有问题。

这下,真的没法和她解释清楚了。

薛星突然想到,该不会雪燃也是骗自己吧,难昨晚真的和她酒后乱性了?

真是喝酒误事啊!

为什打自己呀?”女儿糯糯的问

打蚊子,有蚊子咬。”

“哦! ”女儿点点头,“,妈妈为什哭呀?”

没有问她吗?”

问了呀,她没有给说。”

“是...是喝多了,回晚了,妈妈担心的安全,所以哭了。”

“哦。”

去洗脸。”站了起

她为什不拆穿呢?

是为了心理上的平衡吧?

如此一跌下了德的制点?

薛星心烦意乱的走进了卫生间。

真是羊肉没吃到,反倒沾了一身腥。

,是薛星自己寻找王絮儿外遇的证据。

没想到,证据还没找到,反让她认为自己和总有了私情。

大家现都是湿了脚的人,大哥莫说二哥。

她应该是这样的心态吧?

洗了脸之后,又一次拨了雪燃的电话。

“薛星?”

总,确定昨晚没有发生什事吧?”

“男人家家的,罗嗦?要是发生了,要负责吗?”

“不是,总,只是想弄清楚。”

“没有!虽然当时的情况记不清楚了,但后,检查了自己,没有!”

“咋了,好像发生了,还吃了亏似的? "雪燃冷笑连连。

“不是那个意思,也知的情况,要是那样了,岂不和王絮儿一样了? 还有什底气查她的事?”有气无力的说

“那当作们发生了呗,不用查了,俩口子该怎过,多好!”

“没发生是没发生,怎可能当发生了呢!不过,现她以为们发生了。

不是给她解释了吗?”总说,“她不相信吗?”

“刚才,从女儿嘴里得知,凌晨的时候,脸上有许多红红的印痕,是王絮儿帮擦的。这事儿,她没有跟说。”

雪燃沉默了。

事实胜于雄辩啊!

她问:“要不要把们假结婚的事告诉她? ”

“这个时候才给她说,她会不会以为是们才编好的对策?”

“那怎办?是不好,不该叫家喝酒。”

“不关的事,要是不去,也拉不动。”

“薛星,的眼光没错,是个正人君子,那样的场合下,都能洁身自爱。其实,假结婚的人选上,一直是慎之又慎。因为,毕竟是法律认可的婚姻,要是那个男人乱也只能自食苦果。”

“别抬举了,要不是王絮儿打那个电话,可能让清醒了,否则,栽进泥潭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