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醒来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032

“可现在一样啊,有老婆,传出去,会影响们的声誉。”

"现在除知道,谁知道啊?要是传出去,就是泄露的!”

边陷入沉默。

“还有什么事吗,事,我挂。”

"我想和视频一下。"王絮儿怯怯的声音响起。

个必要!”他语气强硬,“每次外出,我都有要求视频,凭什么要求视频?”

说到里,突然懊悔,前几天,自己应该和视频的啊!

过再一想,就算视频,估计也什么都看到。

“老公,我感觉自从我回来,就变。”

是我变,是自己变!好,我要睡,明天还要上班!”说完,就挂电话。

要脸的女人,除非现在收手,否则,我迟早找到证据!

他在心里呐喊。

当然,即使收手,也知道,再也回

心里有刺,是很难拔掉的。

灯,躺在床上。

想到一墙之隔的雪燃。

摇头一笑...

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啊!

王絮儿有。

笑笑有。

雪燃也有。

我的秘密是什么?

想,发现自己的秘密就是知道们的秘密。

眯瞪一会儿,半夜起来小解,因为担心雪燃,所以决定过去看看。

门口,才想起之前出来的太仓促,忘拿门卡。

他敲敲门,有反应。

办法,只好把个前台工作人员叫上楼。

个年轻姑娘帮他开门,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说一句: “帅哥,还真是个正人君子。”

屋,看见雪燃躺在里,呼吸正常,于是放下心来。

他点一根烟,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

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啊!

然后他又想起王絮儿,今晚是否无眠呢?

是否会担心自己和雪燃会发生点什么?

或者说,其实根本在乎我,之前的电话只是的表演而已。

现在,真的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以前,他听人说过,男人和女人出轨一样,男人出轨的仅仅是身体,而女人出轨是身心俱出。

男人可以是逢场作戏,而女人一旦出轨,则回头。

当时,只是觉得在听故事,认为种事离自己很遥远。

想到,么快就落在他的头上。

么王絮儿是属于种情况?

仅仅是身体出轨,还是身心出轨?

仔细想想,苦笑...

有什么区别么?

管是前者或者后者,他都能接受,都会原谅!

一直对婚姻秉承着忠诚的信念,只要在婚姻存续期间,双方都要履行忠诚的义务。

基于此,他是痛恨种对结婚姻忠诚的人。

一根烟抽完,他准备离开。

时,雪燃的声音响起:

“水,我要喝水!”

赶紧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拧开之后,来到床边,把起来。

把瓶口对准的嘴,下意识的张口,“咕咚咕咚”喝几大口。

直到时,才把眼睛睁开。

雪燃一脸迷糊,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带着沙哑的嗓音问道:“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里?”

总,是宾馆,喝醉,我把带到里来休息。”

说话的时候,拉开被单看看自己的身上。

之前只脱的外套和鞋,因此身上衣服大部分还是整齐的。

总,之前在凯莱酒店和天宇集团的张杰喝酒啊!一出酒店,就醉。我也知道家在哪里,只好把带到宾馆休息。”

雪燃皱着眉头回忆。

半晌,说道:“嗯,嗯,我想起来,我是和张杰喝酒,后来,是我叫来的。”

“就是么个情况。”

“现在几点?”

“凌晨四点多。”

一直守在里?”

有,我在隔壁开间房,我才过来,看看有事情,一根烟都有抽完呢。”

好意思,给添麻烦。”雪燃笑笑。

事儿,我应该做的嘛!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只是头还有点晕。”

说着,床:“我去下卫生间。”

一会儿,出来,脸上的表情很轻松:“点钱吗,怎么找个好的宾馆?”

总,我有带身份证啊,只有样的小宾馆才么严格。”

好意思,是我误会。”雪燃捋一下自己的头发,“身上的气味好难味,走吧,送我回去,我回家洗个澡。”

“好吧,我送。”

收拾完毕,他们一起下楼。

车之后,雪燃说家里的地址。

载着驱车离开。

,我醉之后,有有对说过什么话?”问道。

有啊!”矢口否认,“之后就睡。”

知道雪燃是诈自己,还是真

过,根据他的判断,雪燃应该是断片,记把我当成张宗毅。

就好,我好像记得说什么,可能是我做梦吧!对老婆知知道带我去宾馆?”

点点头。

有说什么吧?”

有说什么,我的为人清楚?”

就好。对们的事处理得如何?”

外遇的嫌疑很大,可我还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我还清楚个男人是谁。可能我有些急躁似乎有所觉察。”

有些话憋在心里难受,而雪燃是知情者,所以,有对隐瞒。

样啊,么接下来就更难找到证据过,也有可能,会收手。”

“就算收手,我也要把事情查清楚,可能就样一之,然,它同样像根刺一样扎在我心里,日子也法过。”

“要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吧,看还能能挽回?”

“谈肯定是要谈,但是现在是时候,我要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必须要先找到证据。”

的意思是,个婚离定? ”

“可能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吧! ”点头,“当心中最美的东西被玷污之后,我是法接受的。镜子碎,就算再怎么缝合,它还是可能回到最初的样子。”

有想过,之所以样,可能也有的原因呢?婚姻的幸应该是双方造成的吧,只是责任大小一样而已。”

的嘴角抽搐一下: “我的原因?”

“对啊,可能是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无意中把给冷落觉得有以前么好。所以,才给别人可趁之机。的工作我是最清楚,兢兢业业,经常加班。作为员工,无疑是优秀的。可是,方面投入时间多,在家庭方面投入时间就少。”

有些怒:“如果真是样,还是我的错喽?是我让在外面找野男人的吗?!”

的错。”雪燃说道,“但可能原因在里。”

沉默

难道真的是我把王絮儿推向别人的怀抱?

我为个家努力工作,到头来,是我导致婚姻的破裂?

他根本法接受个因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