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坦白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181

“真他啊!”他故作一脸惊讶,“他初中同学,我们一直还联系。”

初中同学?”

啊,我们一个县城。读书那会儿,他成绩差,高中没读就打工去了,结果让他混出了名堂,开了家房地产公司,混得风声水起。笑笑,他可吗?”

“知。”笑笑神情又恢复了淡定,“么帮我,我也没什么好隐瞒。我和他之间就交易而已没什么感情可言。我在KTV认识他,那之后,他就时常来找我。一来二往,就熟悉了,我也知板,也知婆。”

“后来,他就直接提出让我当他。说实话,我喜欢暴发户,但当时,我炒股亏了少钱,我急需要钱。所以,我们就达成了交易。”

过现在我和他基本上没了往来,他那种男会把时间花在一个女身上,我也乐意摆脱他束缚。”

“原来样。”

觉得我一个坏女?”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

“嗨,私生活,我无意评价。”

星心里还点酸酸钱真好啊,可以随便玩女

笑笑突然挪了挪身子,凑近他似笑非笑:“星,对我兴趣?”

“没,没!”他赶紧摇头。

看了我照片,难就真一点想法?”她脸上戏谑更浓了。

在诱惑我吗?

想把我拉下制高点,变成和她一样污秽?

“笑笑,别开玩笑。确很漂亮,对男诱惑力,可我心里只婆一个。”星讪讪

“我怎么就没找到好男呢?”她幽幽

会找到。”星站了起来,“好了,我先走了。”

落荒而逃。

星走到门口时候,身后传来她声音。

星,小心那个陈震,他可什么好东西。”

星转过身来,孤疑看着笑笑。

“什么意思?”

星,首先我重申一点,在个门之前,我和他同学关系,如果知话,我会早点给提醒。”

个陈震在打主意!同学婆也想搞,真东西!”

笑笑脸上一脸愤然。

怎么知?”星惊讶

他一直怀疑婆外遇对象就陈震,当他发觉陈震和笑笑搞在一起,他就怀疑陈震通过笑笑,又搞上了婆。

现在表明,笑笑和陈震一伙,否则她会提醒自己。

“坐下来说吧!”笑笑说

星又走回去,坐在沙发上。

笑笑吐了一个烟圏,然后说:“陈震到我家里来,止一次,好几次。我得承认,和他办事确很爽,至少身体感觉样。”

“幸好,那个偷拍者没拍到,然那才劲爆,要曝光了,我都没脸活了”

星想起了婆和那个男十分钟。

如果那男陈震,那么肯定当时他战斗カ行,而中间什么事发生,他急于离开。

他怔怔看着笑笑,没说话,说什么。

笑笑接着说:“后来一次,他来我家,我们办过事后,他对我说,他坐电梯上来时候,看到一个漂亮女,让他非常动心,没想到那女就住在我隔壁。”

要奇怪,我和他只一场交易,所以,他在我面前说话没什么顾忌。”

“他一个很粗鲁,但,怎么说呢,种粗鲁表现在床上就很让女受用!”

“我明白,女骨子里都一种受虐倾向,在种事上,粗鲁,越放开,女就越享受,或者说,越容易被征服。”

样吗?”星喃喃问

他回想起自己,自己和婆办事都中规中矩,时候即使他想法,婆也会同意,甚至表现出反感。

她说她已经很满足了,需要那些花样。

,我婆表现出来假象?

她表现出来满足只迎合我

“看样子,懂女啊!”笑笑叹了一口气。

星感觉脸上直发烫。

星一直明白,要婆外遇对象陈震,她怎么会喜欢他,难因为他粗鲁,他无耻?

“好像跑题了。”笑笑笑了一下,抖了抖烟灰,“那天,陈震直言说,让我想办法帮他搞到那个女,他给我二十万。我说,我和她并熟悉,只点头之交,我做到。”

“陈震甘心说,我可以和她多熟悉,到时就机会了。”

“我说,家可很正经会吃他一套。”

“他当时放肆,他阅无数,只要他看上几眼,他就知那个女能上手。”

“他说那个女表面上看起来清纯无比,实际上骨子里很闷骚,只要让她尝到男厉害,她就会甘之如饴,食髓知味。”

“我那样,反正,陈震一手在我身上灵验了。要顾忌他婆,我可能还会和他保持关系。”

“他就那种,怎么说呢,下了床让非常讨厌,上了床又让欲罢。”

星心里冒出大大问号,自己陈震说那种女?

敢相信!

八年了!

在他心中,在他眼中,自己婆都那种大家闰秀似,端庄、贤惠,知书达理。

结婚后,他们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她怎么可能骨子里闷骚呢?

一定陈震污蔑她

最后还拒绝了?”星直视着笑笑。

。”笑笑说,“我再坏,再堕落,也会去帮他祸害其它,而且我们也算认识。虽然我们接触多,我可知一个实善良那么爱婆我怎么忍心去伤害们呢?”

“谢谢!”星诚恳,现在,他对笑笑看法些复杂。

笑笑和陈震交易,让星瞧起,但她愿当陈震帮凶,说明她还良知

想了想,星问:“那次陈震来什么时候?”

笑笑回忆了一下,“应该们搬来两三个月左右吧!后来,两个月后,陈震又来了一次,那他最后一次来,他没婆。”

“可我觉得风格,家伙就像一头恶狼,要盯上了猎物他会轻易放弃。”

星心里推算了一下时间,高雪燃在半年前看到婆和别开房,那可能他们第一次。婆外遇时间还要往前推。

如果话,假定那男陈震,那么陈震最后一次来找笑笑,很可能他和婆已经搞上了,所以他没必要再提她。

“谢谢提醒,我会留意。”

“但愿来得及吧!”笑笑说,“说实话,我和陈震交情要超过们,我帮他就错了,所以我当时没提醒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提醒情分,本份。”

嘴上么说,但星心里一阵悲哀。

晩了,已经晚了!

管那男陈震,婆已经纯洁了。

确怪得笑笑。

“好了,我走了。”星站起来走向门口。

星,,要守住样一个漂亮婆,真难为了。”

身子晃了一下,句话好熟悉啊。

对了,高雪燃也说过类似话。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样一个小平民、,就该拥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