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饭桌上的意外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143

薛星觉得黄洋个人心胸挺大,如她所说,爱并不代表占

她喜欢薛星,跟滚床单,却又支持去搞另外个女人。

订了票之后,给黄洋打了电话。

“薛星,想我了啊? ”

手机里传来她欢快声音。

啊,想你。”

“嘻嘻,你在哪呢?”

“我在岭中。”

“你不会去找个李三友了吧?”

“你猜对了。”

你见到了?”

“我两天前见到了,现在已经把茶馆转给别人,自己离开里了。”

“哇,你真厉害,你怎么做到?”

“我冒充了陈震手下,借陈震名义吓跑了。”

“你可真聪明!”

“虽然吓跑了李三友,可我没借口见吴晓曼,所以,还需要你帮忙。”

“说吧,让我怎么办?”

些天,你和她多联系,探探她口风,弄清楚她心态,然后,找个机会把她约出来,给我制造个和她见面机会。”

“行,没问题,我和她还谈得来。我替你办事,你总得奖励我呀!”

“啊,你想要什么?”

“要你!”

薛星咧了下嘴,女人,真点不带遮掩

想想天和她疯狂,些害怕。

“没问题啊!”

“嘻嘻,言为定,等我消息。”

回到云城,已经晚上六点半了。

薛星正准备去吃饭,手机来了短信。

燃发来

“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来五洲大酒店二楼303包厢。”

薛星摇了摇头...

又搞什么鬼?

我直接去了,干嘛还要给她打电话?

不过已经对种做事风格免疫了。

直接拨了她手机。

边立马传来燃不耐烦声音:

“找我干嘛,我事呢!”

薛星愣,马上说道:“你还叫我去酒店?”

“给你说了,不用你来。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别来烦我。”

说完,她挂了电话。

薛星又愣...

啥意思?

发短信叫我去,电话里又不让我去?

去还不去?

难道又让我去挡枪

想了想,薛星还决定去看个究竟。

打了车,直奔酒店。

二十分钟后,薛星推开了包厢门。

屋里两个人,女,坐在酒桌边。

燃,男个胖胖中年人,很油腻种。

张猪脸正拱向燃。

燃见到薛星来了,马上跳将起来,避开了张猪脸。

“刘超,你怎么来了,你来干嘛?”

副生气样子。

她说刘超,薛星马上明白了,果然又叫自己来挡枪。

薛星马上进入状态:“啊,我听错了吗,我以为你叫我来呢?谁啊,在给你看面相吗,靠么近?”

次,主动出击。

在商场混了几年,薛星还几分眼力劲,中年油腻男几分官威,不普通人。

普通人怎么敢吃豆腐?

燃也真不省心,招蜜蜂体质。

说,既敲打了对方,又给对方个台阶下。

燃马上给了个欣赏表情。

胖子也随即笑了两声:“哈哈,我正在给总看面相呢,总果然副富贵相啊!”

燃笑着说道:“既然来了,我给你们介绍下。 刘超,龙宝经开区主任,丁原,丁主任。丁主任,未婚夫,刘超!”

上次还她男朋友,已经未婚夫了,关系进了步。

薛星也乐得如此。

“哎呀,幸会!幸会!”

胖子站起来,主动伸出手来。

不过,薛星能看得出来,笑容很生硬。

“丁主任,你好,你好,很兴认识你!”

薛星快步上前,伸出双只手,紧紧地和握了下。

“刘超,我和丁主任正在谈事,你先出去转转,等会来接我?”

薛星明白,她叫自己来想让个丁主任知道自己存在吧。

既然目已经达到,留在必要了。

说道: “行,行,我不妨碍你们谈正事了,我去外面转转。”

正说着,手机响了。

然后,丁主任掏出手机,接了电话,然后往门外走。

薛星听到说道:“陈老板啊?你对个项目感兴趣?你从岭中过来了?要见我面?”

心里咯噔下,嘴里陈老板不会陈震吧?

看到丁主任走出了门,赶紧燃:“你和谈什么事?”

燃说道:“经开区第二期开发建设,涉及五亿多项目。”

薛星些吃惊:“我们公司现在也做房地产?”

我向总公司主动请缨。”燃说道,“两年,我们分公司业绩般,我想把个项目拿下来,做点成绩出来。只要项目到手,交给总公司打理。”

说话间,丁主任走了进来:“两位,不好意思,我还个事情要处理下, 不陪你们了。”

点慌,问道:“第二期工程事情?”

“我们空再聊,空再聊,再见!”说完,扭头走了。

屁股坐下来:“糟了,次可能弄巧成拙了。”

薛星心里更慌!

丁主任嘴里陈老板陈震,要陈震拿到了个工程项目,岂不可以翻身了?

姓陈,从岭中过来,陈震本身搞房地产,很可能

个意外事件出现,让薛星些措手不及。

包厢里,燃秀眉紧蹙。

“唉,好不容易把丁主任约来了,又让跑了。”

薛星在她旁边坐下来。

“不仅如此,你可能还个强劲对手!”提醒道。

“谁?”

“刚才没听到吗,个陈老板给打电话。如果我没猜错话,应该陈震!”

“陈震?”燃没反应过来。

挖我墙角王八蛋。”薛星恨恨地说道。

?”

“应该,我给你说过,搞房地产,在岭中很出名。”

消息倒很灵通啊,爪子伸到边来了。”美娜说道。

“我老实给你说吧,最近我打听到了些关于陈震情况。”薛星说,“家伙两年四处贷款,疯狂扩张,资金链已经断裂,手里欠着好几个亿私人贷款。急着翻盘呢!要拿到了个项目,还真咸鱼翻身!”

“怕什么,我们和竞争了。”燃略带不屑地说道。

总,要没人竞争个项目,你还希望。但现在,希望很小了。刚才,你也看到了,你让丁主任吃了瘪,不会把个项目给你。”

怎么办?我主动向公司请缨,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陈震个人可不什么正经商人,什么手段都会使,和公平竞争,基本上没什么胜算。现在,狗急跳墙,个项目救命稻草啊,能不抓住?”

我们点希望都没了? ”脸色垮了下来。

想了下,薛星说道:“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

“第个,你得舍得牺牲自己。”

“我放弃! "燃白了眼,“你当我什么人啊?否则,我会让你过来? ”

第二个办法,把丁主任从个职位上推下去,让管不了个项目。”

“把推下去?”燃又皱起眉头,“说得轻巧,你以为衙门你家开?”

“你不愿意牺牲自己,只个办法。你看德性,你知道什么人,种人最容易被陈震拉下水。也说明了,个人屁股肯定不干净,只要我们能找到不利于证据,通过网络媒体可以让下台!”薛星誓言旦旦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