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一无所有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3227

直到进入看守所的第三天,警察通知,王絮儿

被带到见面室。

在场的警察都惊讶得看着

们脸上读出们的困惑。

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小子还去赵小姐,这不暴殄天物?

“没有第一时间这两天,好好地思考一下。 ”王絮儿平静地说

“结果呢?”面无表情的说

们离婚吧!”

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一下。

这句话不应该先说吗?!

先,感觉倒成受害者一样!

无耻!

从怀疑王絮儿有外遇之后,就想到要和离婚。

不为别的,只要一看到王絮儿,的大脑就会自动脑补和另个男人不堪的画面。

虽然,直到现在都没有亲眼看到那一幕,但一想起就胸口发闷,理智失控。

没想到,离婚得这么快,还主动提出

这让有些受不

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离婚,只会让别人以为犯错的一方。

这跟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要主动出击的,可现在......

“离婚吧!”

此时,王絮儿又一次说:“这离婚协议,已经带在上面签字就行,等们再去民政局办理正式手续。”

从包里拿出两张纸和一支笔。

“呵呵,这么迫不及待啊!”冷笑正要说出后面的话,然后意识到场合不对,硬生生咽下去。

不想在场的警察知自己戴绿帽子。

好,离婚,对好些。”王絮儿平静的说

接过协议书,迅速浏览。

内容很简单,女儿归,房子归,经济维持现状。

这么一就失去一切,没老婆,没女儿,没房子,剩下的只有银行卡的五万块钱。

至于那车子,公司配给的,根本不属于

旁边一个警察可能看不过去,说:“这位女士,丈夫虽然犯错,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错,改正就行,没必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摇摇头...

们果然把自己当成过错方。

很想告诉们,犯错的这个女人,背叛,背叛这个家庭!

说不出口。

面子,而不想自己难堪。

们现在看的目光已经很同情,要们知被戴帽子,那同情呢,怜悯呢,还可怜?

没有任何的分辩,说:“同意离婚,但女儿要归。”

觉得女儿归合适吗?”王絮儿冷笑,“干出这样的事,很可能丢工作,拿什么养女儿?”

心头一震!

这两天,一直在想着报复这事儿,完全忽略另一个问题,要让公司知自己干这事儿,保不定还真要丢工作!

这两天手机都不在自己手里,也不知公司或者高雪燃有没有联系

“这事儿已经给的高总说。”王絮儿说,“不主动打给的,也没有的电话。联系不到,打给的。”

当初进公司填个人信息的时候,在“紧急联系人栏”中填王絮儿的手机号码。

“就算工作,还可以找工作,女儿必须归。”没有让步。

放心,会好好带女儿,自己可以重新生活。带着女儿再婚比较困难。”

冷笑一声,考虑?

娘的,好人都让做尽

“谢谢的好意,再不再婚跟没有关系,反正女儿归,否则,不签这个字。”

不签字,就带女儿。看的爸爸现在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

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一下。

居然在威胁!

要在这样的场合让签下城下之盟!

拿准自己不会把的丑事说出

的,解自己,知一个好面子,自尊心强的人。

看着那张脸,感觉无比的陌生。

这就曾经深爱八年的女人?

感觉自己个瞎子,盲目地爱八年。

八年的付出,最后一无所有,净身出户!

多么痛的领悟!

“王絮儿,太狠!就算现在无法抚养女儿,那房子凭什么给?”

王絮儿目光闪烁:“...房子还有大用,如果想住,可以让住。”

装模作样!

没有再说话,拿起笔,就在协议上签自己的名字。

告诉自己,失去的终将会夺回!

扭头就走出门,眼泪在瞬间不争气的流

后通知去办理离婚,暂时搬到张丹那里去住,房子随时可以住。”

去死吧,贱人!

抹掉眼泪,昂着头,大步向前。

,别怂!

要活出一个人样,要让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一辈子!

在看守所又待七天之后,被释放

脱掉脏兮兮的号衣,换回自己的衣服,也清点之前被没收的一切东西。

出门的时候,一个见证签离婚协议的警察拍拍的肩膀:“兄弟,千万不要消沉。那天,离开之后,老婆哭叮嘱们一定要看好,担心想不开。看得出在乎的,只离婚协议而已,又不真的离婚。回去好好给认个错,应该还可以挽救这段婚姻。”

呵呵,?

猫哭耗子假慈悲!

会演戏啊,没拿奥斯卡小金人真可惜

“嗯,嗯,。”含糊其词的说

走出大门,就愣住

看到站在路边的高雪燃,站在自己的车子旁边。

“愣着干嘛啊,过啊!”招手

心里一阵热乎,快步走过去。

“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走,接风洗尘,去去晦气!”

拉开车门。

“谢谢!”一头钻进副驾驶座。

然后,就看到大门口,那警察愣愣的看着自己。

被漂亮的老婆抛弃,结果另一个美女开着豪车接,的脑子一定转不过弯

车子发动

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妹妹打过去,之前,在手机上留慧的电话。

“哥。”那边传慧的声音。

“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也刚被放出。”

“那...那骗的那些人呢?”因为高雪燃在身边,不敢说得太详细。

慧高兴:“警察叔叔都把们抓住,因为功,所以提前放出。”

“好,那群人渣活该!”

接着问:“小慧,上次说家里到底怎么?”

“哦,害,没什么事,小事儿,现在都解决。”慧声音不很有底气。

解决

感到奇怪,接着问:“不说需要大量的钱吗?怎么解决的?”

“哎呀,哥就别问,反正就没事,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挂念。”慧的声音很轻松,说完就挂

总感觉妹妹有事儿在瞒着自己,但听的声音也没有之前的沉重感,可能真的问题解决吧。

决定,等把离婚办完,自己就回家去看看。

另一边,慧挂电话,看着旁边一位美丽的女子,问:“嫂子,怎么不让告诉哥呀?”

王絮儿强打起笑容:“哥工作太忙,现在又出这档子事儿,在这儿照顾妈就行。”

慧笑着:“嫂子,真好,如果没有们真不知这四十万该怎么办呢!”

“哪里,咱们一家人,这都应该做的。”王絮儿刮一下慧的鼻子,“还有,以后要听哥的话,别再犯傻。”

“嘻嘻,,嫂子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昨晚都没好好睡觉,妈这儿有呢!”

......

怎么回事,怎么跑去赵小姐?”看打完电话,高雪燃好奇地问

很亏的。”

“当然亏,被抓起关十天!”

“不说,那晚上,还没有和那女的办事呢,警察就进冤不冤? ”

不知为什么要告诉这个,可能在潜意识中,自己想告诉,自己其实还不脏。

又不能把妹妹的事儿告诉高雪燃,只好随便编一个理由。

还有心情说这个?知不知,公司已经知这个事,连总公司都知的工作保不住,也没有办法。”

“谁说的?”

“公司里有家属在看守所上班,认出。”

“无所谓。”淡淡的说,“反正现在也没有心情上班。”

那天怎么回事?怎么不回家?”

“回不去。那天赶到公司之前,摊牌。”平静的说,“根本不想再回那个家。”

“摊牌?”扭过头一眼,“找到证据?”

“那天周六,对吧!”解释,“本们一家三口计划外出玩耍一天。上午,们去海洋馆,女儿玩得很开心,准备下午去游乐场......”

娓娓,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与无关。

当心扉痛彻之后,当心已经彻底破碎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痛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电话,然后告诉,店里的一个员工要请假,必须回店里代替觉得可疑,就跟踪。结果,看到‘云顶会所’。”

“云顶会所?”

的。”

“那可高档会所,要会员才能进去。”

的,所以,被拦在外面。就坐在车里等着。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和一个男人,那男人打一下的屁股。没说错,半年前看到的那个男人。”

谁?”

“陈震,的初中同学。”

“什么,同学?”高雪燃又扭头看一眼。

“呵呵,可笑吧?同学挖的墙角。之前,交情还算不错,这一年多,还联系几次,吃几次饭。引狼入室啊!”苦笑

“这种人真太恶心。”高雪燃说,“那天,看到老婆出,就觉得这个人特猥琐。

做房地产老板,在岭中。当天下午,就和王絮儿摊牌承认。”

“抱歉,不知那天发生这样的事,还叫回公司应付上面的检查。”

“公公,私私,这个人分得清楚。”

“那们要离婚吗?”

进看守所第三天,就拿离婚协议让。”面部抽搐几下,“房子归,女儿归净身出户,那些警察还以为受害者呢!”

“太过份!”

“这种女人太可怕这么爱居然这么对!”

眼啊!”一声,“女人一旦变心,那真无情到极点!”

现在怎么办?要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吗?可以帮找律师打这个官司,把之前搜集到的证据交给律师,相信胜算很大的。”

“不用。”摇摇头,“没必要把这事弄得路人皆知,不要脸,还要脸。再说,以目前这个状况,也不适宜把女儿带在身边。暂时让得逞吧!”

“需要帮助,就给说。”高雪燃说

“谢谢。送回家吧,想好好睡一觉,这十天关在看守所,没睡过一天好觉。”

“好吧,先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