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住在隔壁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374

“对起,老公......”

王絮儿声音还在响着。

知道,说再多起,也无法弥补对你造成伤害,辜负了你爱,辜负了个家。

之所以说告诉你切,是要你明白,所错都是自己造成,陈震虽然坏,但只是个诱因。所以,你该恨人是,是亲手毁了切。

提出离婚,并嫁给陈震,或者说,更方便和来往。

开始,过嫁给,因为,从来都没爱过,从来没!

之前说了,只是互为工具而已。

只是厌倦了婚内生活那种温吞白开水,而被婚外情刺激所吸引。明白,如果真和陈震结婚了,那么和你今天生活无异。

明白归明白,可人啊总是难以战胜自己欲望。

只是个平凡人,根本没强大意志,在纠结、矛盾中,总是次又败给欲念。

每次和完事后,在痛苦自责中,会产生个疯狂法,拿起刀,杀了!

杀了

可怕念头直紧紧攫住,让过气来。

到你和女儿,失去了勇气。

得撇下你们啊!

退步讲,杀了事情还是会曝光,还是会伤害到你啊!

只能祈求件事被你发现,可知道是自欺欺人,纸终住火。

所以,离婚是能做让你见到,或许能减少对你伤害。

老公,请容许么称呼你。

说了千言万语,只是让你明白,错都是错,你别去找陈震。你受到伤害,更让女儿失去父亲。

女儿吧,妈妈已经犯下可饶恕错误,怎么能再让失去爸爸?

要是你个三长两短,该如何给交待?

在仇恨中长大吗?

感到寒而栗!

此时,睡在身后。

回过头去,看着那张恬静小脸,心如刀割。

老公,求求你,要为了个无可救药人而受到伤害。

着你现在睡在客厅,们隔得么近,却又咫尺天涯,心都要碎了!

回到从前啊!

知道,当迈出那步时,回头路了。

忏悔,对来说已经太晚了,知道你是怎么发现能确定当那次提货回来,你觉察到了。

太了解你了,你是个十分敏感人,也是个口直心快,肚子里藏住东西人。

当看看到你对态度对劲,明白,事情要暴露了。

那时候,曾经几次到把切都坦白给你,然后任凭你发落。可勇气,在心底里着深深惧怕。

是个自私女人,自私到竟然会忽略了你无处爱,像个少更事孩子,在你心头上插了刀!

为什么人最容易伤害到,总是对自己最好那个人?

老公,忘掉吧!

好好重新生活,你还年轻,前途片光明。”

录音在里中止了。

薛星呆坐在那里。

感觉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到,自己全心全意对王絮儿好,结果成出轨!

也没到,在心里,竟然隐藏着另人无法相信疯狂面,那个文文雅雅王絮儿,那个贤惠端庄王絮儿,竟然都是伪装出来个形象!

薛星突然觉得自己很傻,甚至傻到了幼稚。

从小独立,习惯了对自己负责,所以从来对谁说慌。

表里如,坦诚对待身边每个人,因为需要掩饰,需要遮盖自己缺陷。

薛星直以为人都是,也应该是,坦诚,直率,永远生活在阳光底下,活得坦坦荡荡。尤其是自己亲人,更应该毫无芥蒂真诚面对,即使最隐秘角落,也可以对自己最爱人展露出来。

爱,是包容,包容所爱切。

为人原则。

薛星以为自己做得很好,至少对待,自始至终,都在尽心尽力爱护包容。

可直到现在薛星才知道,自己所包容爱护王絮儿,原来只是个虚幻镜像!

生活了数年王絮儿,个多面体,只给自己看了面,甚至,只是很小面!

良久,薛星叹息了声,合上了电脑......

场失败婚姻中,错,错,陈震没错?

存在

管是陈震,张强还是李强,都是婚姻破坏者,是给予耻辱人,会放过

平复了心情之后,薛星站了起来。

现在要做是找个住处,让王絮儿和女儿搬回家里,远离张丹,远离那个畜生。

其实,听了王絮儿录音之后,薛星对恨减少了些,心里也舒服了点。

句话,薛星认为很道理,只是个平凡人,没多么坚强意志力。直在和心魔做斗争,只过最后输了。

那晚上,在高雪燃家里,要个电话打来,自己和高雪燃可能意乱情迷了,步入后尘。

但,并代表,自己原谅了。

种事真没法原谅。

可怜之人必可恨之处啊!

已经快中午了,薛星准备吃了午饭出去找房子。

正在厨房忙碌时候,敲门声响起。

回来了?

对,自己钥匙,用着敲门。

走出来,把门开了。

站在门外是笑笑。

给你打电话,结果你手机关机,所以,敲门看看。”说道。

“哦,可能手机没电了,没注意。别站着,进来吧!”

笑笑走了进来。

“上次,你是让帮你找吴晓曼手机号码吗,给你找到了。”说道。

“谢谢,谢谢!”

实际上,薛星已经得到了电话号码。

但是愿意辜负别人好意。

薛星拿来只笔,装模作样地把号码给记了下来。

“你是才起床还是刚回来?”问道。

“才从外面回来。”

“还没吃午饭吧,正在做饭,块儿吃吧!”

“那客气了。”

“嗨,客气个啥。”

很快,饭菜上桌。

两个人吃了起来。

“对了,笑笑,你人面广,租个房子,你朋友房子出租?”

上次见面,薛星说过,自己是净身出户,要在外面租房子。

“你住家里吧!”笑笑说道。

愣了下:“好吧,方便。”

什么方便?”笑笑调侃,“咱俩男未婚,女未嫁,耍个朋友是很正常吗?”

“再说,看你人模狗样,也配得上老娘。”

薛星听笑笑说话么直白,老脸下子红了:“...暂时还没考虑过感情方面......”

“看把你吓得,逗你玩呢!”笑笑眼里闪过丝黯然,“要回老家趟,办点事,至少要半个月才能回来,你先在家住着,帮看屋,房钱算了。”

薛星长舒了口气:

“你回老家做什么,么长时间?”

“相亲啊!”笑笑说道,“单身么久了,空虚寂寞冷啊!要,你陪?”

“你别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啊,反正你是见过光身子了?”

“那是照片。”点慌了。

什么区别吗?难道魅力?”

薛星扭过头去:“好了,别闹了。”

“都是孩子爸了,还红脸。你个样子怎么跟陈震斗啊!跟那种要脸人斗,要比要脸才行。”

话触动了薛星。

打算要脸了:“多谢了,祝你相亲成功。”

“但愿吧。那你看着房子。”

“好啊,那客气了,放心,会保持干净。”但是转念,薛星又说道,“算了,谢谢你好意,还是另找房子吧。”

“为什么?”

给女儿说了,是出差了,要是让看到了,怎么解释?”

“你要让看到。”笑笑说道,“你也只能住半个月,在期间,你可以慢慢找房子。房子也是说找能找到。”

薛星也对,现在自己没车,拖着两个行李箱去找房子确麻烦。

“那好吧,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