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高雪燃的秘密

小说:妻子的秘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逍遥无我 字数:2122

薛星摘下眼镜,揉揉眼睛,再看过去。

没错,就!

那个电脑维修店的张师傅!

些懵逼。

雪燃这样的白富美恋恋忘的男人居然这样一个修边幅,狼狈堪的小人物?

们怎交集?

雪燃没注意的表情,轻轻道:“,我进去看看,等着我。”

薛星下意识地点点头。

雪燃推开门走进去。

她进来,张师傅的眼睛亮一下,随后又黯淡下去。

然后,雪燃走跟前。

两个人开始小声的交谈,薛星听

两人侧身站着,能看雪燃很动容,眼神中充满爱怜。

半晌,雪燃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卡,塞给张师傅。

张师傅又推脱

雪燃想给钱,帮助

接受。

雪燃又,张师傅最终还把那张卡给收下

原本波澜惊的脸上充满感激。

又过几分钟,雪燃走出病房。

“走吧!”她道。

随后,两个人上车,薛星送她回家。

路上,雪燃道:“认识店里修过两次电脑。”

的。”薛星点头,“转过身来,我就认出。我第二次去修电脑的时候,我就从旁边一个卖烟女人嘴里听的事情。”

“我很佩服。我甚至还想,如果机会,可以和做朋友。”

“我没错吧,很相似。其实,以前挺英俊的。”雪燃道,“生活把压垮过,还的坚毅和倔强。”

薛星扭头看她一眼,她看着前方,眼神些恍惚。

“给我们的事情吧,如果愿意的话。”薛星道。

“那七八年前的事。”雪燃缓缓道,“那时,我去国外念大学。天晚上,我回住处的时候,三个醉酒的男人,白种男人。

们围住我,嘴里净的话,开始动手动脚。

当时,我害怕极。我大声呼叫,可那个地方很偏僻。

正当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出现

犹豫的冲上来,跟那三个酒鬼打在一起。虽然以一敌三,畏惧。

我就趁机跑开去求救,我知道,我留在那里没任何作用。很快,我找附近的居民。

当人们跑过去的时候,那三个酒鬼已经逃掉,只剩下一个人躺在地上。

伤得很重,肋骨都断几根。

我把送进医院。

我们的故事也就从那时候开始的。

每个女人骨子里都一种英雄情结,我也例外。在我眼中,那个英雄。

当时,在国外勤工俭学,学习计算机。因为我,在医院躺三个多月。

第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但,我并的初恋,或者,我和之间根本都没恋爱过,我的一厢情愿罢。”

这里,雪燃的声音变得苦涩起来。

在出国之前,就一个恋人,一个身世很普通的女孩子。为支持留学,她在国内工作,把大分钱都寄给

虽然,很早就把这个事告诉我,但我觉得,我还可以争取一下。

也许,因为同在异乡的缘故,我们走得很近。

过,我们没更进一步,一直都朋友的距离。

愿意,而心中她。

而我也愿意打扰。

比我先回国,最开始就在本市一家企业工作,一份稳定的工作。随后,和她就结婚。

我知道在这个城市,所以回国后,我向父亲要求,来这个分公司。

我和见过几次,每次,都带着的老婆。

给她老婆讲我们在国外的事情。

我很羡慕们。

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少

想结婚啊,实在这样的男人。

许多的男人追求我,们要看上我的容貌,要看上我的家世,我怎能接受们呢?

这个公司,时间久,我发现另外一个好男人。呵呵,结果人家也一个爱妻狂魔。

三年前,老婆遭遇一场车祸,就成植物人。肇事司机至今都没

生活的重担就全压在的身上,为照料老婆,辞去工作,自己开一家电脑维修店,这样时间更自由一些。

一个平凡的男人,也一个伟大的男人。”

薛星扭头看一眼雪燃,她的神情那的肃穆。

“刚才,对我昨晚梦见老婆醒坚信她会醒过来。,她的意识一定还存在,只困在身体里,她知道,在等着她。”

雪燃叹气:“我一直都知道,我现在底还喜喜欢,也许,只一个执念罢.......”

比我幸福。”薛星平静的道,“期待,我什都没。”

夜色下,万家灯火。

属于我的家在哪里?

笑笑家里,已经十点半

开门的时候,自家门里透着光,显然王絮儿还没睡。

隔门如隔山啊!

再也回去的从前。

屋,洗漱,正准备睡,手机响

王絮儿打来的。

犹豫着要要接?

过想女儿和母亲,

“喂?”

薛星的声音很生硬。

吗?”她问道。

打电话就问这个?”

平常这个时候上床吗,我担心方便接电话。”

方便的?”

“我...我以为总住在一起,我这个时候打来,怕她兴。”

瞎扯什,我哪里和她住一起?人家随便的人!倒底想问什,我就挂!”

“别,别挂,我想问,这几天在干什?”

“我干什事?”没好气地道。

别生气,虽然我们离婚夫妻,可还朋友吧?”

“我想和前妻做朋友!”

“其实,我打电话来,想告诉,这些天,陈震找过我,过我没。”

“关我什事啊?”薛星大声道,“爱找谁找谁,与我无关!我倒奇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打得火热,现在自由还顾忌什?”

“我答应过的,我会再和来往,我只想要回我的钱。”

搞笑,都这个份上用得着对我承诺?现在,,我我!唯一还关系的,我囡囡的爸爸!要这层关系,我都会接的电话!”

“还,别以为那三十万能让我欠,我很快就会还的!”

完,就把电话挂

没事找事!

妈的,我为什,我没和总在一起呢,我就在一起啊,气气她啊!

她以为我现在很狼狈吗?

就想让王絮儿知道!

我薛星,女人要,而且要我的女人还一般!

好吧,就算雪燃和我只演戏,那黄洋呢?

人家黄洋主动和我滚床单吧?

人家的背景也差吧?

薛星想这儿,心里点虚,和黄洋的事还要乱声张的好,毕竟廖勇自己好哥们儿。

根本想通,王絮儿为什要告诉自己,她没和陈震来往。

表明自己改过自新?

呵呵,用吗?

还能回从前吗?

可能

好马吃回头草!

拿起一根烟来点上,的思绪又回丁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