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证据

小说:重生之新的国度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我的笔弄断了 字数:2133

天刚蒙蒙亮,晨就退房,回到学校。

寝室里,室友都呼呼大睡,晨蹑手蹑脚爬上自己床铺,倒头就睡。

“别睡,要自习。”

迷迷糊糊感觉摇晃自己,晨睁开眼,整个人看上去懵懵懂懂。

不睡懒觉,今天这是怎么?”

看到晨精神不佳,行动呆滞,明不解问道。

“几点?”

晨揉揉眼睛,打哈欠问道。

“七点,要上自习。”明答道。

“哦,知道。”晨甩甩头,起身下床。

明指桌子上杯豆浆和两个油条,说道:“这里,边走边吃吧,要迟到。”

晨点头,拿起毛巾和牙刷走进卫生间。

洗漱完后,晨才感觉精神好几分,人也清醒不少。

昨晚上做什么苦力?精神这么差。”

去往教室路上,明扛不住好奇,奸笑问道。

晨没注意明脸上表情,嘴里咀嚼油条,口齿不清地说道:“昨晚个朋友心情不好,我就去开导番,睡晚点。”

明瞪圆双眼,惊讶说道:“女生?”

些尴尬,呵呵笑,说道:“嗯,是女生。”

闻言,明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眼,说道:“该不会是脚踏两条船吧?”

晨从室友面前称呼唐雪为朋友,晨现说是朋友,而且还是女生,不禁让明想歪

晨哑然,将口中还未嚼碎食物直接吞下,咽口口水,摆手说道:“想哪去,就是个好朋友而已。”

“行吧,我倒是相信,就不知道唐雪信不信。”明说道。

“……”

刚进教室,明就被众同学围,七嘴八舌询问情况,就连曹伟明也是嘘寒问暖番后,才开始上课。

五班,大部分学生都是农村里出,比较老实敦厚,只几个市里学生比较顽皮些,但也没什么坏心眼。整个班级氛围很不错,比较淳朴,热心。

下课时间,明被众人问得点晕,干脆掀起上衣,露出他那满目伤疤,无比狰狞后背,看得围观阵心悸,纷纷咂舌,甚至个别胆小女生惊叫起

晨盯背部看许久,心中愧疚再度生出。

“想什么呢?”

解决掉围观同学明,看见晨出神,拍下他桌面,坐他身旁问道。

“没什么,我想要不要请看场电影。”晨回过神,说道。

“好啊,我还没看过电影呢。”明眼睛亮,旋即微微仰头思索番,说道,“也不对,电影看过,学校里放过教育片,黑白教室里拉起块白布,几十个人堆起,看得津津味,不过就是要写观后感挺烦。”

晨听明说起,也想起那种情景,笑说道:“谁还不是那么走过,不过现想想,还挺意思。”

“对,我也觉得挺意思。”明哈哈笑,赞同道。

“那到底去不去看?”晨问道。

“去,必须去啊。”明说道。

们俩商量什么呢,去哪啊?”

李魁和杨青溪笑,问道。

晨说起去看电影。”明说道。

李魁瞬间兴趣,眼睛圆睁,兴奋地扑,“星爷喜剧之王,我期待很久,电影院现是不是上映,我要去看。”

晨被李魁如此强烈反应弄得颇为无语,伸出胳膊挡住他那庞大身躯,连忙开口说道:“行行行,放假都去看。”

“咱们寝室就属最给力。”等到答复,李魁欣喜地说。

“我看是最给力,他俩都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杨青溪旁笑道。

“啊,”李魁赶忙站起身,看粗气,脸红脖子粗两人,不好意思挠头说道:“我没留神,俩没事吧。”

晨无奈摇头,没说话。

明唰声站,指李魁骂道:“真是猪室友。”

“死猴子!”李魁反驳

“死猪!”

晨和杨青溪见状,默默地走开

......

吃过晚饭,晨准备洗澡睡觉,补充下睡眠,刚脱完上衣,裤子口袋里电话响

“喂,宝哥。”

晨,好消息,我们弄到证据。”电话里,李宝莲声音明显些兴奋急切。

“哦?真?”晨闻言,两眼冒光,开口说道。

“当然是真,电话里说不清楚,下,我校门口等。”

“好!”

晨挂电话,三两下套几件衣服,急匆匆朝校门口走去。

对于晨,门卫老人印象不错,他几番恳请保证后,门卫老人就放行。

大排档里,李宝莲和晨找个角落坐下。

“什么证据?”刚坐下,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李宝莲也不卖关子,满脸喜色地说道:“我们按照办法,去守株待兔,连几天都没收获。。直到昨天下午,吕志豪终于现身个酒吧喝酒。兴许是被他老子给训,心情很不好。我们人走过去,陪他喝几杯酒,套下近乎,那货就称兄道弟起,喝就开始说胡话。开始,我们人还没听到什么营养东西,直到后面,他开口骂,说他老子外面养个小老婆,还打算生孩子。我们通过这条消息,找到那个女人,还别说,番威逼利诱下,那女人全盘托出,不但给我们叠文件,还带我们参观她家金库。好家伙,整整上千万现金整整齐齐地下储物间里,让人眼花缭乱。”

李宝莲说得很具体,绘声绘色。

“太好,干得漂亮!”晨耐心听完,拍忍不住手叫好。

“接下怎么做?”李宝莲笑问道。

晨没回答,反问道,“那个女人怎么样?”

“我先吓唬顿,告诉她些利害,并且答应她,只要配合,会给她笔钱和套房子,她就妥协。”李宝莲说道。

“这种女人眼里只钱,谁给都是给,她没什么不乐意。”晨顿顿说道:“不过也要小心,最好派人盯,不能打草惊蛇。”

李宝莲摇头,脸上带疑惑,开口说道:“其实也不算是,这女人应该什么苦衷,不然不会这么配合。”

“如果说这样,答应她事后兑现吧,说不定也是苦命人。”晨叹道。他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人,甚至经常动恻隐之心。

李宝莲点点头,正色道:“我也是这么打算,毕竟也算是帮我们大忙。”

“东西带吗?”晨问道。

李宝莲拿起随身带公文包,拍拍,递给晨,说道:“都里面。”

晨接过,打开公文包,抽出叠文件,翻翻。

“还真是详细啊,看说得没错,这应该是那个女人特意为之,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晨感叹道。

“难道那女人也想......”李宝莲突然想到什么,惊讶出声。

晨微微点点头,说道:“我想应该是这样。”

李宝莲皱眉,不解地问道:“那为什么她直留,自己不去举报?”

晨哼声,冷笑道:“想得太简单,市长可不是那么好举报,除非她能直达天听。”

李宝莲恍然大悟,苦笑声,感叹道:“如今官场早已腐朽,官不为民也就罢,更多是想剥削。”

晨闻言若所思,喃喃自语道:“以后就会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