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说:[网王]朝圣者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霁月半醒 字数:3206

和越马简单解释几句,不过自然省略Janice那些调侃话,只说她留在爱丁堡陪朋友住晚。

驶到公寓楼时,没期然开始降雨,天气说变就变。

停稳车后,两人才反应过来 —— 没带伞。

透过车窗望望,停车场到公寓门还有段距离,看这样滂沱而下雨,即使跑过也会被淋湿

自身都要难保,她转头看眼放在后面购物袋,“我觉得……还先把它们存在车比较安全。”

“比起它们,现在应该担心下自己。”越马把帽子往她头扣,伸手从后座拿过条薄毯罩住她,留句“先别动”,便拿车钥匙下车。

冷风鱼贯而入,雨声密如鼓,豆大雨点打得树叶哔哔作响。

身侧车门被拉开时,看见已被雨水打得半湿马。

她背背包跳下车,急忙解下身毯子分给他,结果他只掀侧边,大半张毯子把她捂,拉着她跑进雨幕之中。

踩过积雨水坑洼里,很快就湿裤脚。

等进屋,越马把整张毯子都给她披,走自己卧室,从衣柜里拿件深色衬衫和条运动长裤。

在玄关换下半湿鞋,把身零碎东西都放在门边柜子,站在原地,和卡鲁宾大眼瞪小眼,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然而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她就被越马径直拉主卧浴室,掀开大灯,“先洗澡,衣服我放在门边架子。”

顺着看眼他拿来衣服,“那呢?”

他自己身,雨珠顺着他下巴往下滴落,发梢也还在滴水,而她刚才被他护着,身只被打半湿。

“我会用外面那间浴室。”越马拿块干净毛巾往她头盖,轻笑声,“快吧,别感冒。”

把毛巾拽下来,“比我淋得雨还多,别感冒,快洗澡。”作势就要推他出

“我没那么容易感冒……”正说着,他突然捂嘴侧身打个喷嚏。

扬眉,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马把头扭到边,“出现错觉。”

“……快点洗澡!”

……

浴室开热水,不多时,室内雾气缭绕,热气腾腾。

她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周身都暖和起来。

洗完澡收拾下浴室,她换拿来衣服,挽起半干不干头发,满卧室找吹风机。

圈实在找不到,只好出门求助。

从卧室探出头,见越马背靠沙发随意坐在客厅地毯,已经换身衣服,面胡桃色茶几横着笔记本电脑,在打视频电话。

抬头看见她,他停下话音,“……怎么?”

“我找不到吹风机。”

觉得自己已经降低音量,可不知为何仍旧被通话那端听得清二楚,在越马准备开口时,电脑里突然响起道声音 ——

“越家里……有女人?!这个时间英国应该很晚吧!”

顿时僵,随即又感觉不对劲,怎么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什么什么?!阿桃刚才说小不点家里……难道嘛?!”

“英二挡住屏幕啦啊啊……”

“喂喂小不点~我听不二说和阿在交往!!住在起嘛喵~”

“看来收集到很好数据……”

马和:“……”

缩回门后,对越个口型:“怎么回事?!”

这时间日本还早呢,这些人晨练吗??

那端群人乱作团,越马抬手扶额,“突然打来电话……辈们郊游,在巴士闲得无聊吧。”

他看眼屏幕,解释:“她只借住晚。”顿顿,又闷声说:“英二辈,我已经成年。”

马否认些话,那大家自然就明白,他没有否认辩解那部分,就事实。

认命把头抵在门,觉得自己这运气可以抽奖……

“对。”不二在那端温和笑说,“和阿过两周要回日本,到时候我们聚聚吧。”

辈随即连声“煽动”,说要聚会。

“复活节假期我们会回……”越马抬头看向还站在卧室门口

后者默契地点点头,他才将目光转回,应下聚会。

客厅,从沙发个抱枕抱在身,蹭茶几,只露出个小脑袋,和辈们打声招呼。

屏幕那端,比她想象得还要热闹。

然而这热闹在她出现刻寂静瞬,而后,场面变得比刚才还要控制不住。

等吵吵闹闹结束通话,反倒笑,“辈们还老样子,明明都大人。”

“虽然大人,但内心深处些东西都还在。”

“嗯。”她笑意更深,“这样挺好,也很难得。”

她和越样,虽然长大,但内心深处还没变

不管对生活,还对梦想。

公寓内暖气弥漫,风雨都被阻在门外,周围时安静下来。

马目光落在侧脸,她脑袋搭着抱枕,屈膝坐着,不知在想什么。

衣服,她穿着明显大许多,衬衫袖口和裤脚都卷几圈,露出光洁手臂和脚踝,在灯光下仿若白瓷。

马眸光渐沉渐暗,随即别开视线。茶几电脑还开着,他伸手拖到近关视频界面。

心想,他真高估自己定力。

也低估对他影响。

当事人却毫无所觉,直起身,看见越注意力都在电脑。她瞥眼,瞧见桌面几个陌生软件。

马正要关掉电脑,鼻尖忽嗅到股洗发水气息,带着清新水汽。

他神经绷,偏过头,发现正凑近看电脑屏幕,“这些软件什么……我只认得Office。”

刚才两人还隔着距离,她凑近,现在彻底看不见界限。

专业课要用。”话落,他突然侧身打个喷嚏。

连忙抽张纸巾塞给他,神色担忧,“感冒?”

“……没。”他说话稍稍有点鼻音。

“那有没有别地方不舒服?”她倾身向,伸手探他额头。

马微微愣,又见她另只手碰碰自己额头,半晌后,松口气,“倒不发热……”

……她真点不觉得他们距离有多近。

马抬手握住她手腕,拉下来,淡笑下,“我没事,也没有不舒服,不用担心。”他退开些,从地毯起身,“吹风机在我房间里,我拿。”

早忘这事,听他突然提,愣愣,才站起来跟过

接过吹风机,她微仰着头看他,眼里还有几分担心,“那不舒服话,定和我说。”

马静静看瞬,只垂下自己头,轻碰下她额头,当作答应。

稍稍滞,反应过来后弯眉笑,抬手抚抚额头,转身跑浴室吹头发。

临睡,越马在“监督”下吃药,原因她说吹头发时听见他咳嗽,又打两个喷嚏,并且和他强调,不错觉。

夜色浓重,拉合窗帘卧室,漆黑得没有丝光亮。

睡得并不实。不因为认床拘束,潜意识里还有点担心越,又想起他因为她而浇冷雨,即使倦意涌也无法完全放松下来。

不知过多久,几声咳嗽把她渐沉意识打散。

缓缓睁开眼,四周归于寂静,听不见丝声音,叫她不由怀疑自己刚刚听错

片刻,她还从床坐起来,等眼睛渐渐适应黑暗,轻声翻身下床。

房间外也黑黢黢,越卧室离她不远,门虚掩着。

轻手轻脚地走过,站在房间门口,犹豫瞬,还轻轻推开门。

床尾窝着团毛茸茸身体,卡鲁宾听见动静警觉地醒来,望向门口,几秒后,又放松警惕歪回被褥间。

站在原地,轻轻开口,“……马,还好吗?”

四下岑寂,卧室窗帘间缝隙涌入几寸月光,铺在地板

借着那寸许冷光,她往床边望望,踌躇几秒,还轻轻地走到床

马困顿中似乎听见在叫他,慢慢转醒间,忽然感觉到空气中涌起细微气流。

那气流带着温度和淡香,覆他额头时候,他意识彻底苏醒。

抬手,把捉住额手腕,微用力拉到身

猛然被股力道拽,吓得惊呼声,失平衡,顺势就往

慌乱中她下意识地用手撑住,抬起头,下撞进双染月色眼睛。

马柔和目光还带点惺忪,无奈笑声,嗓音微哑:“大半夜跑进我房间里,有多高觉悟。”

他说过,她和别人不样,看来她点没听进

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手臂正撑着他胸膛,半个人都趴在他身

这场面实非她本意,她窘得想要起身,腰间却被条有力胳膊环住,往回带。

她身体便又往下倾,脸凑得更近,慌忙说:“我听见直在咳嗽……我刚才叫没反应,怕病得不省人事……”

马笑声低沉,“那现在确定?我有没有病得那么重。”

“……我看好得很。”气急败坏。

他还有力气捉弄她!

马忍不住勾唇,轻蹭下她鼻尖,下刻即松开她。

起身抚平衣服,就坐在床沿。抬眼,见越撑着床慢慢坐起来,旋开床头台灯,将灯光调到最暗。

他细心地,给她留足安全感。

她放松下来,瞥见床头柜放着体温计,借着灯光,拿过来看看,面显示度数在正常范围内。

“放心?”他慵懒声音里含丝笑意。

抿抿唇,将体温计放回,“……现在感觉怎么样?”

“只喉咙有些痒,其它都还好。”越马知道自己没什么事,担心扰醒她,刚才咳嗽时就有意在压低声音,没想到她这样不管不顾地跑过来。

他伸出手指划开她额凌乱发丝,抑住想要吻她冲动,低声说:“我没事,睡觉就好睡吧。”

见她似乎有些犹豫,越马挑下眉,“不想走?”

下,又听他笑声,说:“想留下来,我也没什么意见。”

“……”又捉弄她,“我不管我要睡觉。”

她起身走门口,手扶在门把,脚步停,还转过身,“真没事?”

马失笑。以后不能让她对他这样心软,不然他真得需要很强意志,才能不得寸进迟。

“嗯。”他顿顿说:“晚安。”

声音穿过昏朦灯光,霎就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