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 老君道无量天尊

小说:登仙游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微夜雨 字数:2348

第三十一章老君无量天尊

云猛然间见到眼前的情景被吓一个激灵,由自主的“啊”一声。是以没有听到一个仿佛从另外一层空间中传出来的沙哑的声音,也与此同时低低咒骂一句:

“该死,这两个坏事的小崽子!”

那两名一看就是人身的孩子,问一句后没等云做出反应便一跃起向着他扑来。

“呵呵呵呵……士哥哥,石头和虎子哥请你吃包子!”

就见,两个孩子鬼像离弦之箭一样张牙舞爪的随即跃起在半空中,样貌也发生变化。

裸露在外的肤色变的青中带紫,从眼睛、鼻子、耳朵和嘴巴里停得有污血滴落下来。舌头垂在唇外有一截子长,乌黑糜烂;眼珠凸出眼眶以外布满血丝。

“定!”

云虽然被突发状况吓一下,但是本能的第二反应却是极快。且做出最佳选择,挥手打出去两符。

在如此短的距离,灌注满真元的纸符就像是飞刀一般转眼便打在两条鬼的额头处。

“啪”的一声贴在面,紧跟着符箓的朱砂纹路涨。整张符箓在金色的火焰中化作一团金中带红的团,猛然间张开将两条鬼包裹起来,闪一闪渗透进鬼体之中

旋即,两条原本已经变得异常骇人的鬼闪烁几下又变回刚见时的样子。且也没有那时飘忽的感觉,整个看去就像是两个木头人偶一般。就那样楞科科站在云眼前昂着头举着双手一动动。

云见状刚刚想要取出养鬼袋将两鬼收摄起来,就隐约间听到“咦”的一声。

随即整个世界从远处的民居开始陡然间变成一片片破碎的流。转眼间,云仿佛置身于深海里的鱼群中间,无数小小的点像被吸引着一样向他汇聚过来。

一刹那,眼前的一切都消失。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云自己以及飘荡在头顶的一卷隐约中能看得出面貌的画卷。画卷包裹在宁静刺眼的白中,卷面描绘的似乎是山水景物,过十分的模糊。

原来云的意识已经被彻底压进肉身里。现在的正在观想物护持中紧守灵台。还没等云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情况的时候,迄今为止最的危机到来

因为那些外界仿佛整个世界破碎一般的点儿,就像是返本归元一样与云的意识一起蜂蛹至,直入识海。

一眨眼就将云完全淹没,奇怪的是飘荡在他头顶的画卷对此完全没有半点儿反应。就那样继续飘荡在那里动也动一下。

“子齐,家来吃饭来……”

灰顶、青砖、驴叫忙、 绿树、土路、泥坯墙……一名衣服打着补丁的中年妇女正在路口冲着他喊。

云只觉得脑袋中“轰”的一下,整个人楞科科的站在那里。

“一加一等于几?”

“庆历六年春,往下继续背。”

“高考近在咫尺,我们要加油。”

“子齐,起来吃饭。今天做你最爱吃的!”

妇人停的变幻着同但相似的说法,连服饰都没怎么变过。只是觉间鱼尾纹变深变多

什么前世今生,去他的修长生。云彻底忘记作为浮云子的一切,双眼中水雾渐渐弥漫开来。悬浮在头顶的画卷已经被五彩斑斓的斑沾染,像一张散发着微微白的抹布。

“老白,你他娘的快点儿。”

“老公,快来自习室。”

“老兄,你们公司的东西行啊,咱们的合作下次再说吧。”

“白子齐,看来你适合做这一行啊。感谢你这些日子的付出,祝福你在新的岗位工作顺利。”

“老白,你小子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现在在哪儿发财呢?肖丽结婚吧,你呢?什么时候办来个信儿啊,给你发个红包。记得留言留下手机号儿。”

“子齐呀!着急,看着你好好儿的就行。别惦记家里。”

已经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团里,变成五颜六色的一团。只有最核心还闪耀着一点微微的明。头顶的画卷更是已经摇摇欲坠。

更多的碎片走马灯似的涌进云的里,五彩纷呈,五味杂陈!

曾看过的某本书的某一页,某一刻擦肩过的某个人,某一地惊鸿一瞥的某一物,某一时听过的某一首歌,某一人说过的某一句话……

嘈嘈杂杂五十色。如果是这些本来就属于云前世亲身的经历,此生又有十多年的修行,阴即将成的行,恐怕早就已经灵消散灰飞烟灭

过即便如此,核心的一点灵也被各种负面情绪冲击的忽明忽暗随时可能泯灭。一旦如此,则世间再无云。

忽然,一句句短句在嘈杂中凸显出来。那是前世云母亲病故父亲染疾,人生最无助的时候病急乱投医翻阅过的一本书看来的。

善若水,水利万物争。”

“故知足辱,知止殆,可以长久。”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类似的声音越来越响,渐渐涵盖其他所有的声音。轰轰隆隆的吟咏念诵之声渐渐合为一个,那是云的声音。

云祖窍内已经几乎看出形体的中一点点传出来。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洪亮。慢慢的震荡着整个识海,那些依旧涌来的记忆碎片虽然仍再继续向着中涌入,但却仿佛被整训精粹过一般。

,非常;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此时诸多记忆碎片之中的一片猛然从碎片海中脱离出来,一跃高空。继放,猛然间涨开来,化为一尊老君出关传像。

白发苍苍,白须飘洒,青衣袖,座下板角青牛,头紫气东来。似真似幻中,开口一句:

“无量天尊!”

无数记忆碎片纷化作流的足下汇成一团。自身却再受办点儿影响,已是重现出五心朝天闭目打坐的姿态。头顶的画卷也仿佛修复一般,芒伸缩定。

“哎!本就是我亲身的经历,曾有的感情,怎么逃?哪里逃的掉?又何须逃呢!”

知过多久,也许是一万年也许是一刹那。云的睁开双眼,两飞射出尔后缓缓消散

裹住画卷的茧也猛然炸开,轰然风流云散。只见一副画面变幻定的山水图悬于空中,已经初具实感。

然后身下五彩的团陡然间变幻成一座五彩莲台。云的正盘膝坐于其

“修既修心,修心寻本真。

已知我是我,何必乱纷纭!”

口占一首偈语,尔后礼叩拜老君像并一声:

“弟子多谢祖师慈悲!”

然后就见从云记忆中幻化出来的老君像也化作一融入足下的莲台中。化作太极图案生在每一片莲花瓣头顶的画卷也收拢起来落在云左掌之

从此后这足蹬“太极莲花座”,左手捧“百叠山河图”,右手掐法诀的样子便成为云这尊教真人像的标志。

直到这一刻为止,云才算是真正的从这场生死劫中挣脱出来。并且一朝悟,直达阴圆满,可出窍。真正的可以自称一声阴境。

肉身的云终于睁开双眼,普一见到眼前双庙书房外的情景也禁怒。连刚刚提升境界的心都压制住,骂一声:

“好一个狗 娘养的邪物!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