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空间牢狱与可恶的老神经病

小说:问天逍遥行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不会点标点 字数:8315

听了‘虫子’话陈些头。看来单单鸡婆而且还自恋。想到,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恭敬行礼:“原来紫竹神尊前辈,恕晚辈眼拙了。还请神尊前辈别往心里去!”

“没事,没事!本神尊自然会跟你一个小辈一般计较。”

见此情景,‘虫子’一脸摆摆手。

“晚辈知,我本曲阳为何就来到了里?”迫切想知道

虫子’没回答陈问话,只将手一抬,虚影若隐若现中,渐渐一把和他那把一般无二竹摇椅变显现了出来。紧跟着竹桌上还出现了许多精致茶盏,陈见状一一楞,见陈那木然表情,‘虫子’呆萌脸上,得意之色尽显无遗。

“唔呀!“臭小子”,过来座吧。来尝一尝本尊精心挑选竹叶清茶!极品中极品呐!”

只能按竹节仙指示,现竹椅上坐下。

一缕渗人心脾清香,自竹桌上杯中飘来,光闻味道就让人感觉,绝非品,竹节仙没理会陈,自顾自端起茶杯,小小抿了一口,肥胖绿脸上流露出陶醉之色。

没客气端起茶杯,一丝清凉入口,瞬间化作一缕清流通过咽喉直达脏腑,最终汇于世海,浓郁木灵气,迅速转化为精纯真元,陈感觉,体内真元澎湃,世海内灵气团更膨胀壮了许多,一霎那竟然突破意向,小脸上由露出震惊之色。

见此竹节仙,冲着陈咧嘴一笑,露出满口板牙,晃着脑袋开始白活起来。

“唔呀!“臭小子”,本神尊茶怎么样?嘿嘿嘿!茶,你看本神尊居住地方,里灵气浓郁,景色怡人,风光,果香,洞天福地,宛如仙境!修心养性,俱佳修行必备良地呀!

你看看紫竹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仙界少人间难寻......

宁可食无肉,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可医呀!生紫竹伴,问君欲何求?

“噗!”

听着个‘虫子’声动言辞,陈最终还没控制住,一口茶就喷了出来,那一点没浪费,喷了对面虫子一脸......

由得小脸一红。

“ 咳咳%$#%&%$!好意思啊,茶太好喝了,刚才因为喝太急呛到了。”

本以为,个‘虫子’,会暴怒呢。可令人意外,他只摸了一把脸上茶水。露出一脸鄙视。

“唔呀!小毛孩子,就没见过什么世面。

过没关系,等里待时间久自然而然就好了!”

,我神尊前辈,我现就想知道,什么地方?我又怎么来到?还里久待,我得尽快离开!”

一口气出心中疑问,唯恐莫名奇妙被眼前个家伙打断,或者带偏。

“唔呀!“臭小子”,刚才本尊已经过了,本尊居住之地,本尊给其命名为‘紫竹原界’,至于你怎么来,当然本尊见你遇到了生命威胁,强行破碎空间将你带到过想离开里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喽!”

“神尊前辈!你想离开里就那么容易什么意思?”

听闻此言陈立刻就从椅子上跳起,神情顿时些慌张,要知道,自己亲人现知吉凶,而自己却陷入明之地,他怎能急迫。

“唔呀!“臭小子”,起来就话长了,过本尊啰嗦,我一觉睡了知多长时间,好容易碰上你么一个会,反正时间还得事,什么着急事情能坐下来慢慢,你看么好茶,么美风景,何必如此急切?先喝茶,待会喝好了,陪本尊多话。你看如何?”

听完此话陈脸色发黑!心道:“你还啰嗦?你话都该成,懒老婆裹脚布了,而且,语无伦次,答非所向,并且陈总感觉虫子,那么一点点儿,嗯,神经正常。对就神经正常!”

“神尊前辈,非晚辈急切,而急切之事啊!事因晚辈亲人如今落难,生命之忧,让我急切!”陈着急了。语气些急迫。

见陈急了,‘虫子’情愿道:“唔呀!混账小子,恐怕能如你所愿了,‘紫竹原界’与你所来那个空间并非一个位面,个空间本尊自创空间,与你所来那个空间并非处同一平行空间中,或者两者可能并一个空间点上,并且现已你能力,恐怕无法从个空间中重新回到原来空间,即使可以恐怕一个时间了。多了你懂,反正你就明白,你一时半会去了,安心此陪本仙尊喝茶吧!”

哑然....怎么会样....

“神尊前辈,那照你,我岂无法见到我亲人了?

泪如泉涌,一时间难以压制心中悲愤,冲着虫子喊道。

哎.....见此虫子一声意味深长叹息,随后又开始白活起来,此时表情却变正重起来。

佩服个家伙对情绪把控确让人佩服。

“对于一个修行者来,痛苦与孤独所难免,你亲人终归人,其寿命短暂区区过百年,即使中途没发生什么变故,终归与你非同道,早晚离开你那一天,即使你法力通天,能够逆天改命,但天地间终法则约束,得了个必定要失去那个,到头来还徒增烦恼,何必么执着呢?。”

你还太年轻,经历事情还少之又少,等你修行成,过个千八百年,甚至万八千年你就会明白,比生死离别还要痛苦事情了,那就无尽孤独与寂寞。”

觉间虫子口水飞溅,越多,越越激动!

一时间,画面截然相反,本来痛哭流涕,而此刻一脸懵逼,望着虫子,心中真好凌乱.......

“唔呀!那种痛苦岂能用言语来形容,呜呜....,唔呀!一觉醒来数千年,忘记了过去,知今生,所一切都以消逝,然而自己却活了过来,呜呜呜....此处景色虽然优美,但世界那么,我想去看看!”

都什么事儿!”

一刻,陈感觉自己世界观都崩溃。一股无名怒火自心底升起同时,却又被一股无力感瞬间熄灭,留下无奈,再心底深处发出一声无助叹息!我太难了......

“我神尊前辈!您先冷静,冷静,”

“唔呀!历尽沧桑欲何求?只为一生低头。呜呜....你欲承风自逍遥,哪管世间苦乐仇.....东方日升欲破晓,晚霞将落话凄凉啊,唔呀!唔呀!....!”

虫子’一边嚎,一边嘴里叽里呱啦叨念着,动静虽然,但光打雷,就见下雨。

忍着要杀人冲动,劝了好长时间,才勉勉强强将个‘虫子’,从悲伤中给拉了回来。之后陈又费了老劲,才从话啰啰嗦嗦虫子口中,问出了自己疑惑。

具竹节仙所,他已经失去了从前记忆,之所以重新醒来与自己着一定关系,原来‘“仙人爷爷”’送给陈那件神秘绿色水晶挂坠,阴错阳差,令他重生。昌平县,竹林间那条溪流就像神话传言那样,虫子,曾经一滴泪所化,其实就一缕残魂意识。

因为某种未知原因,他本体沉睡‘紫竹原界’中已经无尽岁月,然而那个神秘水晶,竟然通过他曾经遗留一缕残魂,渐渐孕育出意识体,期初个意识体隐藏那块神秘水晶内触动法则之力缘故,意识体竟然破碎了虚空,那一瞬间,连同陈一起带入了,‘紫竹原界’之中,沉睡竹节仙本体与那个孕育而生意识体重合,最终将其唤醒,可惜次苏醒他,除了还一些残破记忆,其他几乎都记起来了。其实想想挺悲惨,无论什么原因,,让他看起来疯疯癫癫原因之一吧。

无论如何,现处境对于一人,一虫来到底喜还悲,从自身心中感受来,还真难以下定论。喜一个保住了性命,一个重获了新生。

,如今面对他们问题却并乐观。就像竹节仙尊那样,他残破记忆中,他好似已经玄界中待了无尽岁月,以至于最后沉睡过去想醒来。那永恒孤独与寂寞令虫子胆寒

他还模糊记得,他最巅峰时期,利用空间法则将片天地重新划分,并从中创造了个属于他自己小世界。而个小世界之外无尽混沌。,他可能被其他能给困片天地中白了就被封印了。

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最终都已失败告终,直到最后彻底放弃了。为了逃避那无尽孤独岁月,他最终选择了沉睡。

了解些之后陈终于明白,原来地方一个充满了世界一切美好死地,或者叫地狱中天堂,一切一切,好似充满了无尽矛盾。

就像竹节仙尊那样,里灵气浓郁,景色怡人,风光,奇花异草,珍贵灵奇,洞天福地,宛如仙境!个修心养性,俱佳修行完美之地,只进来之后就再别想出去了,问你坑还坑?

!”陈双目灼灼看着眼前虫子。得知一切后,一霎那让他难以接受。

“仙尊前辈,我能被困里,我还得出去见我亲人,他们个世间唯一亲人了,我们得想想办法,我既然能进来,就肯定可以出去!”

“唔呀!“臭小子”,得容易,本尊虽然修为以颠覆时期,但对空间法则感悟本尊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此时此刻我依然无法感觉到空间坐标。想当初本尊创造个小世界时候,空间坐标情况下创建。哎!多了你懂,你看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话间,见他绿色爪子虚空一划,一道巨空间裂缝便出现眼前,陈瞬间被眼前景物震撼,无尽浩渺,苍穹无边,黑夜白昼,浩瀚无边悠悠混沌,对于刚刚了些许感悟时间法则,对于种混沌已经算陌生,他与时间混沌同,没实体,没颜色,空旷与令人绝望无际。

深邃廖广混沌之中,他们所方小天地似乎漫无目地其中缓缓移动漂浮着,没方向目标,好似一叶失落于茫茫沧海中孤舟,然而,孤舟只要沉没,终归会达到彼岸,而他们似乎永远都没尽头。

等空间裂缝合并那一刻,陈脸色些苍白,心中更绝望。

“唔呀!“臭小子”,回你明白了吧!本尊刚刚醒来,就碰到你缘分,佛: 前世一千次回眸,才换来今世一次擦肩而过。 前世一千次擦肩而过,才换来今世一次相遇。 前世一千次相遇,才换来今世一次相识。 前世一千次相识,才换来今世一次相知!

你我超脱了宇宙空间,空间中相遇,你缘分?唔呀!要呀!本尊还得继续睡,过本尊还得提醒你,想到办法出去之前,还好好修炼为好,以你现修为,估计了本尊几天,定那天本尊累了,打个瞌功夫,一睁眼,唔呀!你小子坟头都长草了......”

“我日你老母!我跟你拼了!”陈发出一声怒吼。

对于个啰嗦休可恶老神经病,最终无法忍耐了,彻底失去了理智。什么都顾了,跳上桌子,举拳,朝着老怪物就招呼上去......,小爷我跟你拼了......

可想而知啊!勇气可佳地,但结果却....

本章结束......

第十八章 五术长生(超长章节)

人呐,总会改变,随着时间推移,与身边事物对自身影响。句话好:“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字高。”,“你要挨着鲜花准生贵草,你要挨着茅房准长狗尿苔。”话,总伴着竹节仙个老神经病,陈似乎感觉自己时候都神神叨叨错觉,觉中受到了影响。

加之个“紫竹原界”就么一方天地,虽然景色优美,灵气充裕,各种奇花异草,珍禽走兽少,但总归与世隔绝,时候陈地上,望着一群群蚂蚁搬家,都能看上一天。或者对着一只迷了路乌龟傻笑到脸抽筋。或许一种修行吧,观万物众生,领自然运行,觉自身奥秘,悟道长生........

恍恍惚惚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小一年,对于修行者来,或者对于竹节仙那个老神经病来几个瞌睡事,但对于陈一段光阴,特别期初那段时间,简直一种煎熬,对亲人思念与担忧,日日夜夜折磨着他。时候浑浑噩噩中,从心底,佩服起那个老神经病来,心要呀!可真就事儿,他就事儿。

为了早日离开个鬼地方,陈除了发呆,就没日没夜修炼,倾尽一切去感受时间法则,然而令他失望,灵气如此充裕地域他修炼速度却没长进,而时间法则自从曲阳那次感觉之后,就再任何感悟。世海中被划分那片混沌依然朦胧,宽广漫无边际,而陈对其中混沌控制力却没任何领悟。

本来陈还心存侥幸,自己修炼速度慢,甚至遇到瓶颈时,能请教一下那个老神经病,他谁呀?天天,唔呀!唔呀!叫着,什么三界六道为我独尊,世间一切唯我独行。天天牛皮嘎嘎响,想必本事那得了得了吧?就算,想必他活了那么久,所见所闻应该

结果可好,当陈找到时候,他丫,那浑天黑底呀。怎么叫都叫醒,恨,真想找块板砖分三七二十一,先一顿乱乎再!想想还算了,接触了么长时间,个老神经病,除了对空间控制之外,攻击性法术却未见他用过,但老家伙可会“武术”流氓会武术,谁住啊!

每次陈个老神经病因某种原因扭打一起时候,那都拳拳到肉,忽略一切护甲,抗性绝对真实伤害!。当然被揍鼻青脸肿每次都到忍无可忍情况下,最好还别动武好。

意志过坚定起一如既往平淡消磨,渐渐,期初那焦躁开始平复了下来。生活开始了规律。陈除了,修炼之外就满世界搜罗奇珍异物。漫山遍野挖灵参,翻山越岭追灵禽,时把一方小世界,折腾乌烟瘴气,而‘竹节仙’对陈作为根本就予理睬,只要砍竹子,其他随便糟。

让陈更加肆无忌惮,事情做,生活就了奔头。

还专门培育了自己药田,将一些自己认为珍惜灵性植物都聚集到一起,统一培育,还那句话,虽然懂培育,但常识总点吧,只要植物种萝卜种,种人参种,好似没区别吧。

最主要方法而条件。以土地灵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自然,即便种个萝卜长出人参来陈都信。加之以竹节仙灵茶浇灌,那效果别提多好了。只因为事,和那个抠门老神经病,架没少打。

培育些珍惜灵材可为了炼丹,制药,他还真会。但一样他非常研究,那就酿酒。主要因为当初‘神仙爷爷’喜欢美酒,自己便特意研究过,并且还以正当手段搜罗了珍藏,加上自己懂得前世一些先进提取,蒸馏手段,那酿出来酒,品种丰富,度数多样,再加用珍贵材料,品质自

自从陈开始酿制美酒之后,一直梦中仙游,‘竹节仙’一改往日颓废,跟打了鸡血一样,那兴奋行,整天背着个酒葫芦四处乱窜。

彻彻底底从一个睡鬼,变成了酒鬼。为了能喝到陈酿制美酒,对陈态度为转变,从原来爱答理,变得古道热肠,再到后来溜须拍马。

而对于陈,如果抓到机会无节操利用。那将多么散尽天良事儿。恐怕自己良心都会受到谴责,样一场灵酒保卫战便开始了。

“防火防盗防兄弟,斗智斗勇斗虫子!”如此,让陈个老神经病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改变。

同时让陈充分领教了个老神经无耻,坑蒙拐骗已经被他发挥到了出神入化,恬知耻已经让他运用到了淋漓尽致,偷盗摸取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一日,陈刚将几只‘冲锋鸡’,圈进笼子,正想坐下来缓口气时候,老远便看到一条绿色身影,迈着两条长腿,风风火火向他奔来。

人还没到那破锣般声音已经老远飘了过来。

“唔呀!臭小子,快看,快看,看你老祖宗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会只见个‘老神经病’身后背着个比他个头都酒葫芦,怀中还抱着一堆乱七八糟东西,跑到陈面前。

一声,将身上酒葫芦扔到地上,一张虫子脸笑山花灿漫。

“唔呀!‘臭小子’快看,,回可运了,昨天你老祖宗我喝美了,一小心你猜怎么着?

嘿嘿!我就竟然爬上了‘断魂崖’,诶!你猜怎么着?”

重点!”

看着西皮笑脸那白活虫子’陈只能无奈了三个字。回身躺倒摇椅上一脸以为意。

虫子’意陈表现,他对着陈坐下,将怀里东西小心翼翼竹桌上,继续道:“唔呀!我一高兴啊!就喝高了,小心呢就从‘断魂崖’栽了下去。还好你老祖宗我武艺超群,即便如此把我摔够呛,整整崖底躺了半个来月,才缓过来。

“唔呀!你猜怎么着,等我醒来时候我突然就记起来,你老祖宗我当年叱咤风云时候,另个空间藏得几本极品秘境。第一时间跑过来让你小子看看。”

“唔呀!宝贝呀!‘臭小子’你运气呀!”

见白活了半天,陈无动于衷。便随手从桌上拾起厚厚古卷,翻了几页,继续道。

“此典籍,名为《苑灵》虽寻到作者和出处,但里面所记录各种珍贵灵材,却非常全面,并且对每一种灵材都做了相应描述,包括炼丹,制器,以及炼化入药都描述相当详细。

嘿嘿嘿!如果你喜欢,我多要就50斤上好竹叶青,你看怎么样?绝对值个价。

瞥了一眼,一脸谄媚虫子’,陈很婉转回了两个字:“滚蛋!”

见陈如此‘虫子’气恼,而那堆东西中一阵翻腾,拿出一个玉简,眼前晃了晃。

“唔呀!《丹道炎阳录》由丹鼎派第4代炼丹祖师,重齐琼所著,其中记载了从聚灵期到渡劫期,上百种珍贵丹药炼制方法及功效介绍。堪称绝世名著,哎!隔绝地界儿,修行界,就本典籍一旦现世,那又将一场腥风血雨呀!

嘿嘿!用多,就算能掌握其中几种便可以称为一方宗师!想想,你小子要得到了本炼丹秘法,岂一举成圣?到那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你飞,珍宝美女拥入怀.........”

打住 打住....还等‘虫子’完,陈就将他接下来话打断。

“你个老骗子,还想骗我吧?你真当我跟从前一样什么都懂?虽然你以前骗了我少次,但从以前你用来骗我,所谓那些珍贵典籍中学到了少东西。我承认秘籍知道他价值,但对此时此刻我来个毛用?。

能炼丹者所具备天赋极为苛刻,且对各种灵材了解,修为要求自,光掌握天地之灵火能力都随随便便一个普通修行者所能拥,要炼制丹药门派修行界那么高地位,即使借助外力,得具备一件能炼制丹药媒介。

本炼丹典籍,出自丹鼎派,之所以称为丹鼎派,因为创立派丹鼎派祖师,一位炼丹宗师,同时位炼器宗师,它们门下弟子炼丹所用便自行炼制‘炎阳鼎’。我一个灵动期初期小娃娃,拿着一本炼丹,炼器宗师著作,你以为我真能看得懂?即便看得懂,你以为以我现能力能炼出丹药来?

“唔呀!没事!没事,行咱们还嘛!。《冰魄铸心决》,上品修行功法,适合聚灵期到渡劫期修行者,7成把握突破瓶颈,成之后,法术防御力攻击力均衡。神功成盖群雄,冰封万里世无双!”

“ 忽悠!接着忽悠,《冰魄铸心决》想要修炼,先那个天赋,就需要找一处极寒之地将自己冰封一甲子个事就靠谱。”

“我你个‘老神经病’就整天拿着一堆破烂,来我里招摇撞骗,你良心上就真那么一点点愧疚?”陈没好气瞥了一眼‘虫子’,后认真道:“

我现需要一部功法,只我觉醒天赋属性比较特殊,我觉醒五行属性,你以前给我关修行典籍中,我从未见过修行界同时修行五行属性觉醒样属性修行者本就稀少,单修行起来千难万难,如果没个好功法估计修个几百年都未必能结成灵轮。单一或者选其中两种修行,又怕其他属性影响,而我现已经聚灵期初期要成了,世海中真元气旋已经开始向五行分裂迹象,如果现一部合适功法来指引我下一步修行,恐怕我辈子结成灵轮希望了。

无法结成灵轮,我就百年多寿命,被困个鬼地方知道哪年哪月能出去,到候我要见阎王爷了,‘老骗子’你想喝酒啊,就像你你就等扒我坟头上哭吧。

话又回来,你要真能给我样一部功法,以后你就天天泡酒坛子里都行,还看到没,陈用手指着篓子里刚抓“冲锋鸡”道:“以后我什么好灵材食谱,你可以第一时间品尝,咋样?要还想着招摇撞骗,咱们以后就没法一起玩耍啦!”

一口气完,陈便双眼紧闭躺倒摇椅上, 搭理‘虫子’。

虫子’见陈如此。便知趣叨念。挥手将桌子上那堆乱七八糟东西收入空间中。随后一抬手,哐当!一块墨盘东西便落了竹桌上。

听声被吓了一跳,一个机灵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脸向桌上望去。

?一块通体黝黑木头?

“决顶功法《五术长生诀》,适合拥天地五行属性者修行,沟通天地五行,承载道自然。”

“艹!会吧?”陈一惊可小,本来他没抱太希望只随口一吧了,没想到个老痞子手中竟然还真功法。

“我老神经病你还真世间稀功法呀?既然你怎么早点拿出来?”

话间陈伸手向那块黑色木头抓去!

“唔呀!等等!”而老神经病确一把将其夺入自己手中。

“唔呀!臭小子,你知道世间绝对没天上掉馅饼事,特别修行一途没捷径。《五术长生诀》功法虽好,但对修行者要求极为苛刻。

唔呀!咱们可事先好了,就刚才条件,要像你功法就归你,至于适适合,能否修行,甚至因为修炼出了什么问题,把你小子折腾死了,可与你老祖宗我可无关。

对于天地五行属性修行功法,本就多,决鼎功法更凤毛麟角,实相瞒,功法绝对决鼎功法中极品,只一个遗憾地方。”

听了‘虫子’话,陈从激动中平复下来。

重新坐回摇椅上问道:“什么遗憾?”

“唔呀!其实没什么。就部功法全,只上半部没下半部!”

“什么?你逗我?那毛用啊?”陈气急。

“诶?此话差异,唔呀!你可知部功法来历?”

“什么来历?很重要?”陈疑惑问道。

“唔呀!当然重要,因为部功法我一个故友修行功法。”

“什么?你朋友功法?”

“那既然你朋友为什么会你手里?”

“唔呀!你老祖宗我偷得行啊!”

“艹!艹!艹!艹!艹!艹!会吧,你死,连你朋友你都偷?你还点节操?”陈彻底无语了。

“唔呀!干你臭小子屁事,我愿意!别你老祖宗我记得了,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那位故友就凭借着半部功法,渡过天劫最后飞升仙界。”

“你凭借着半部功法?”

“唔呀!没错就半部功法。”

......

等“竹节仙”走后陈手中拿着那块漆黑如墨木头心中思绪些凌乱。想来事情好似来得太过容易,极品功法难道白菜?虫子’道底什么来历1年间接触下来,光他拿来换酒东西,世间罕见“秘籍”但论价值恐怕就修行界极为少见。难道真像他那样他偷得?但转念又一想奇怪了,个老变态,想当初竟然能个绝迹死地中创建出一个空间来,想来个了强者,么看来些所谓珍贵宝物,他看来过如此。但看他现幅疯疯癫癫模样,哪一副强者样子。

酒啊!陈望着眼前几个底朝天酒缸,心中发苦,就方才他眼睁睁看着一条臭要脸虫子,将自己辛辛苦苦酿灵酒一股脑倒进了它那个酒葫芦里,你别看那个酒葫芦,但没缸啊!只么想就错了那酒葫芦小没关系,每次都见到‘老神经病’背着,那因为,他认为那样看着气派罢了。其实那东西应该个空间类法器,屈屈几缸酒填

看看笼子里“冲锋鸡”就剩几根鸡毛了。“老神经病”一再纠缠下还被他拎走了,什么里风吹雨淋又吃好又喝好,他那养一段时间天天用灵茶伺候着,过几天送过来准能多长几斤肉。强盗啊,真应了那句话:“军一过寸草生,“虫子”一来鸡犬留”。

我发誓我辈子最恨,最讨厌虫子.....陈仰天悲嚎!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