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鸿飞酒店的赌局(十)

小说:价值进化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无言建建 字数:2200

可恶,我绕,居然欺骗我,亏我把当成自己最重要,原切都是骗术。

我要弄死,死都足以平复我怒意,我要让如死。

愤怒之意已经达到了所能承受德极限。

行,行,现在还是得先冷静下,现在还能让发现我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如果知道了,那可能会躲避我,我得想个计划。

就在这时想到了。

廷左右看了眼,见到个年轻居然在跟这里负责员交谈。

宴会厅里面黑衣男子都是场内负责,同样也是监视员,只要发生嘴角或者斗殴事件,那里面就会呼叫外面保安进行协调。

这个们内部员吗!这是时间想到问题,过立马就被否决了,如果是内部员,那哪个会这明目张胆跟黑衣交谈。

,唯能够解释就是这个跟那个黑衣之间往,或者认识。

考虑到接下计划,廷直接走了过去。

“你好,小哥。”

正和熊九谈论着刚刚所发生事,这没想到会叫,高回头看向,这看上去跟自己差多高,两眼神,四肢体壮,皮肤又黑又粗,身材很老式正装,看就是在外疲于奔波

“嗯,你好。”

“小哥,我叫廷,我能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本以为对方是找自己合作,看是,过还是先听听是什事吧!

“说说看。”

“等会我会跟个我认识进行场赌局,我希望你能帮忙做个裁判。”

裁判,为什找自己,高如此想着。

“这种事需要裁判吧!再者,还是你。”

对于高说辞,廷没气馁,还是继续对讲解。

“是这样,那个信任,如果当面反悔那就点麻烦。”

反悔,对方应该会这没度量吧!过万事皆可能就是了,如果是清楚对方个性,那也并无可能。

但就算这样高还是打算帮忙,因为什,因为完全没好处吗!就算是向对方索要好处,可对方也没法付出什

“我拒绝。”

对于高拒绝廷还是打算放弃,继续对高说道: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会付部分酬劳,只要能帮我这次。”

酬劳吗!高些犹豫了,看表情像是在忽悠自己,难道计策定能赢钱吗?这让高点在意。

看向熊九,对点了点头,熊九见高神情似乎意识到了什

“这个报酬就算了,过我虽然打算帮你,过这个可以帮到你。”

指向熊九别说出这番话。

熊九叹了声气,我就知道,看这个还是老样子,发现兴趣事,就打算在旁观摩。

这个说法,时间没反应过呆呆地看着面前

廷没反应,以为所顾虑。

“怎行吗!”

,我只是没弄明白,这里内部员可以做见证吗?”

这个疑问,熊九给出了答案。

“你们都以为我们这些黑衣只是过监视你们这种想法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是自由,虽然监视成分在,但这是我们工作,我们只过是觉得趣才观看这种赌局。”

些吃惊,向熊九问道:

“也就是说你们想干嘛就干嘛。”

“嗯,就是这样。”

这种操作,本以为是普通保安员,看这小子似乎是这样,看这里面巡视员应该都是正真内部员。

对于高这个想法熊九自然是知道,熊九还以为高早就发现了自己身份情况,然高干嘛提出要让自己做对方见证

这只过是高觉得麻烦随意提出问题罢了。

“那您能帮忙就再好过了,您愿意吗!”

廷眼睛直勾勾盯着熊九,双手用着请求方式,向熊九拜托着。

熊九倒是叹了口气。

“唉——都已经说了,那我还能拒绝什。”

,是指这个小哥吗!看关系似乎是我想样,过这个年轻看都是跟自己深处境地,还真是想通,过这都是重点,居然对到都答应了,那苟哥,我今天定要把你弄下去。

“那就多谢您了,那您能跟我过吗?”

“嗯,走吧?

接着廷带着熊九走到了之前那个凳子边,高也跟着后面。

“我记得你姓是吧!”

“嗯,廷!”

“我叫熊九,那我就称呼你为先生吧!”

“都可以,熊大哥。”

大哥,对于这个称呼似乎对,那个叫看都将近40岁左右了,而熊九才20多岁而已,记得虽然比自己大那些,那也没大多少。

虽然高对这个称呼些在意,过熊九倒没什感觉,在那个帮派里面,只要是上位者,下面都得称呼为大哥,这跟年轻无关。

“嗯。”

居然欣然接受了,高敢相信,年龄小是应该称呼年龄大为长辈吗!难道哪里出错了。

对于高疑惑也能理解,毕竟自己才从监狱出没多久,就算阅读过少书籍,可情世故方面却跟新没两样。

“那熊大哥,等会会拿个协议书过,那我会要求跟我进行限猜拳,那我会跟说这种比试是你们内部员要求,这个话你们应该会在意吧!”

“我会保持沉默。”

“这样就行了。”

对于熊九回答,廷非常高兴,之前只是想拉个做见证,至于怎让苟哥同意跟自己比试。

计划是强行,如果比试那自己就会答应给钱,这样跟自己比试,至少知道我已经清楚和我前任那些事,以这个为前提,还是能忽悠到过这样同样存在定风险。

现在了黑道做裁判,那情况就同了,因为那是我自己非要比试,而是没办法,得已才要比试,这样我就能利用这个空隙对付

到五分钟后,苟哥从小房间里面走了出,见廷还在哪里,就高兴小跑过去。

走到面前,见个黑衣男子坐在廷旁边,好奇问向廷。

廷,这位是。”

见到苟哥已经到廷脸上露出了微微笑容。

“苟哥,你了,这是过帮我们做裁判。”

“裁判,我们要裁判做什。”

苟哥现在还些摸着头脑。

“嗯,是这样苟哥,我刚刚找这位询问了下,我问比试能能直接把钱交给对方,但是跟我说行,所以就过做我们裁判了。”

听到对方说辞,苟哥只想骂这小子句,搞什鬼。

是多此举吗!为什这家伙要找黑衣问话,但是黑衣男子在此,苟哥也好发作。

苟哥走上前挽着胳膊,在耳边说道:

“喂,廷,你脑子在想什。”

“哎呀,苟哥,这也是没办法吗!过我想好了,我们做限猜拳就行,三局两胜,你赢两把就把钱拿走了。”

“是没错啦,过感觉些多次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