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 入狱

小说:造灵传说 类别:悬疑推理 作者:横刀依旧 字数:3117

林言是被几名护卫押送到所地牢的,进入地牢之后,顿时阵黑暗迎来,周围是破烂堪的墙壁,给人种腐朽,残败的感觉。

旋即,林言颓废地坐地面上,现身上的衣服被换上面囚服,心情沮丧到极点。

地牢内只微弱的亮,林言顺着这是丝丝的光亮看去,发现墙壁的右上角那里,个很小很小的窗户。

那小小的窗户,似乎是专门给人带来希望而存的,但是却谁无法通过那个小窗户出去。

它,是种只能看得见的希望,却好比是更的失望。

这样的环境中,给人说出的压抑。

伴随着身密集脚步声走来,还锁链解开的声音,这个地牢中被听得十分清楚。

听到动静,林言和家的反应样,下意识地趴牢房前去看,很快见到几名手下押着名囚犯,似乎是谁要出狱

由于地牢里光线暗淡,林言清人影,直到们走进后,林言才逐渐看清那几个人。

“拓跋戴威!”顿时,林言惊呼出声。

“嗯?”闻言,拓跋戴威慢下脚步,竟然让很快发现林言。

脸上些震撼,旋即禁露出几分喜悦。

拓跋戴威立刻吩咐几个护卫停下,还让们打开关闭林言的牢门,几名护卫立刻遵命行事。

林言见状,是微微感到吃惊,没想到拓跋戴威现竟然还能这样的权利,竟是能让押送的护卫乖乖听的话。

“林言,没想到天,你自己被关进来吧,我记得我和你提醒过,让你提防你那个亲爱的梅恩希,你为什么偏偏听我的呢,现吃到苦头吧。”

拓跋戴威走过来,见面居高临下

“你和梅恩希到底是什么关系。”林言脸色些难看。

“我和她能什么关系?”拓跋戴威倒是疑惑解,皱眉:“莎丽那个女人,到底和你说什么?”

闻言,林言怔,立刻想起当初拓跋戴威刚来店里的时候,梅恩希和拓跋戴威说过段话,可当时林言已经退下,没旁听到。

后来解的,都是听梅恩希说的,直误以为两人原来是夫妻关系。

看拓跋戴威的反应,难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成。

旋即,林言开口,将梅恩希之前对讲的话十地交代出来,以前,林言对梅恩希所说的话自然深信疑,但现切,都要打上个问号

当然,这说明现拓跋戴威的话,绝对可信来,只想通过拓跋戴威的话做出个综合的判断。

然而谁知拓跋戴威听完林言的话后,吃惊,疑惑,但旋即哈哈:“什么,你说梅恩希是从小被收养我家的孤儿,而且我还和她结过婚?荒缪,简直是荒缪。”

会,拓跋戴威,显然是觉的那话是对自己将军身上的侮辱,是对自己家室的侮辱。

正色:“如果我告诉你,我确实是十几年前成婚的,但成婚却是个海船亨家的千金女儿,你肯信吗?”

“我岳父家虽然远离陆,但当地是响当当的人物,名下更座偌的私人岛屿,我岳父便是岛之主,你只管去打听打听便可以知,我和往家妻子已经恩爱几十年,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拓跋戴威屑地看着,接着继续

“虽然近些年,我和我家妻子矛盾,少摩擦,但我们起,总算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你最好别这般污蔑。”

“而且我实话告诉你,以我们家族的身份地位,是会干出收养孤儿的事情的,说国策允许,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家族树敌是许多的。”

时间,林言些懵,这番话对的冲击太可置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随着声冷哼,拓跋戴威用好像看傻子般的眼神望着,摇摇头:“看来你真是被那个女人给骗得轻啊。”

“本来你害我入狱,我应该恨你才是,过想到你是被那人女人所害,我量,和你计较便是。”

旋即,拓跋戴威刚毅地站起身来,走出牢门,准备离开

这时,林言的眉头皱起,突然过去,用手抓住铁栏杆,使劲摇晃, :“那你和梅恩希是什么关系。”

闻言,拓跋戴威倒是转过头来,重新蹲下来,淡淡:“那个贱女人嘛,那段时间,我和她只是单纯身体上的予取给予夺关系罢,我是她身体上的绝对主宰,但凡我想要的,她便要给我切的满足,你懂吗?”

拓跋戴威拍拍林言的肩膀,又是得意说:“过,我要感谢你才是,正是因为你进来,我才能重新出狱,而且我很快会东山再起。之后你放心,我立刻会去找梅恩希的麻烦,算为你报仇。”

说话间,拓跋戴威眼中闪出丝精光,似乎对找到梅恩希特别把握。

随后,再次站起身来,叫来牢头:“看管期间,多给些吃着,别饿着。”

旋即,拓跋戴威便要离开

望着拓跋戴威逐渐远去的背影,林言突然透过这个身影里仿佛看到如山的稳健,看到那个历经风雨,过起伏,却依旧能屹立倒的背影。

林言这时候才忽然发现,许自己才是这场计谋里最的失败者,更是个彻头彻尾的撒比。

林言发现,原来自己直处心积虑想要对付的,认为是自己的敌人的拓跋戴威,结果或许才是真的对自己好的人

相反,那个自己直对她掏心掏肺,深信疑的梅恩希,却能够背后狠狠地朝自己的插上刀,想想免讽刺。

旋即林言得扇自己二个耳光, 自己这撒比样,还总是自诩天才,还想着走出小城,去外面更的世界转转。

这还没走出小城呢,被人扒得连皮都剩。

林言眼中闪烁着光芒,想再坐以待毙,即便是死,这么白,当个糊涂鬼。

想要越狱。

…………

…………

时间平静中缓缓流逝。

夜半时分。

这时候,天空中难得地下起小雨。

间雕梁画栋房间之中。

些许灯光随着夜间的微风摇曳,这或明或暗的光芒下,隐约可以看到这是间充满着格调,高端,奢豪之风的房间。

房间里面坐着这么几位女人,她们穿着极尽奢华的衣物,的长裙长长的摇曳地上,着手中端着杯红酒,轻轻摇曳着。

她们仅容貌出众,气质更是极佳,虽然穿着奢靡,全身却没种养尊处优的胖贵妇般的气质,目光中反而透露着丝丝精明。

会儿之后,其中终于个人说话,艾琳:“玖晞妹妹,看起来你的心情高啊。”

正巧这时候,天空中阵闪电掠过,给暗淡的房间中带来瞬间的光亮,坐窗户边玖晞的面容刹那彻底地出来。

如果林言这里,定会惊,因为这个女人,虽然她的面容,相比从前要为地明朗年轻些,气质神韵同。

但依稀还是可以辨别出来,她正是林言之前的老板娘,原来朝夕相处,最亲密无间的梅恩希.莎丽女士。

闻言,玖晞愣下,旋即微微笑,如往常样般地提提眼镜,说:“唉,为什么,这次我总是心里难安啊。”

艾琳听,还以为她为这次的事情担忧,由认同:“是啊,姜英柏愧是阿努迪亚城中最为英明的女城主,动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啊。”

会,她又笑笑,毫意说:“过还是你玖晞妹妹神机妙算,事事都能抢占步,即便是城里响当当的姜英柏城主,总归要逊你分啊。”

旁边是位身材些丰腴,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女人,:“那还用说么,咱们的玖晞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样厉害人物没遇到过,最后还是被玖晞人玩得团团转,区区个姜英柏又算得什么。”

艾琳赞美:“是啊,玖晞妹妹虽然陆十高手榜单中排名第九,但要论起计谋手段,即便是我这个排名第七人的艾琳,是颇为及呢。”

“呵!!”

闻言,这个丰腴女人,顿时好笑:“那是自然,遥想好些年前的时候,我们的玖晞已经陆上享盛名,很早以前位列排陆十强者榜单上第九位,号称九窍玲珑心。要是这么多年,玖晞陆上走动,又岂能直只排第九位呢。”

“倒是你这个第七的艾琳啊,记得当年我们玖晞陆上闯盛名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你吧。你过是近些年走些好运,竟然能排玖晞人前面的,真的是让人贻笑方啊。”

显然,她们三人中,只这个丰腴的女人,直没进入陆上十最著名骗子的排名榜单。

实际上,为此事,她免耿耿于怀,而她对于玖晞能排第九位,是相当佩服的,但对于这个排名第七艾琳,却并太认同。

正好现又听到艾琳说起她的排名的事,些吃味。

然而听这话,让艾琳能如何服气呢,而且这还是个位于陆十职业高手中,排名第七的狠角色,比玖晞还要高上两位。

只听嘭的声,质地坚硬的玻璃杯被艾琳给轻易裂碎杯上好的红酒这样滴落手心。

艾琳冷冷:“哼,森影影,我知对于我能陆十高手中排第七位你很服气,我承认,虽然排名靠前,但要真的论资排辈起来,我及我们的玖晞人,但我能近些年的榜单上排名第七,靠的绝对是运气,你要服,可以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哼,你这话对别人用,我难解你吗,以你的那点本事,莫成你能施展出什么让我都招架住的手段成。”

那个丰腴女人,即是森影影立刻反唇相讥。

“行,都是自家人,你们两人胡闹些什么呢。”玖晞皱眉说句,看起来心情颇为地烦躁,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