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小说:第一百零八年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是御姐啊 字数:1473

鬼差带着路跋山涉水,深山密林沼泽多,蚊虫多,行路半,老管家跪别主人,太老,经不起折腾,魂魄已经虚化透明,:“少爷,老朽不能再陪你走下去,老,魂魄马上就要散去……少爷,你直知道心愿……你定要好好平安顺利去入轮回,不要为难过,老朽辈子啊,能服侍少爷人值!”罢魂魄化为虚无消散在树林

沈芳泽跟老管家感情很深,老管家是看着长大,算是父亲,家家外管家都是把好手,处处帮打理井井有条,可以是沈家最大功臣……

沈伯……沈芳泽对着管家消失方向郑重跪拜父亲大礼。沈家大大小小都鞠躬致礼,有仆人丫鬟还哭起来,老管家是引路人教导者,突然去,实在悲伤难忍……

千辛万苦沈芳泽蔡霁瑜终于同去地府,终是平安顺利轮回投胎,只不过排队时取得编号两人没在起,沈芳泽比蔡霁瑜晚点。

沈芳坤在刚入地府时就被押解至阿鼻地狱受烈火焚烧之刑,逃脱不惩罚,直到所害所有人都投,入轮回方可不再受此刑。和尚直守着,每日念经忏悔,沈芳坤惨笑着问:“是烈火焚烧痛不欲之刑,为何你看起来比还痛苦,而且你整日守在无间炼狱有何意义?”

和尚答渡你渡自己。

多年后,地点A市。A大新芦溪慈到学校报道那天,去很早,下午无事,就去学校后面森林公园转转,公园人挺多四处转着蹲在池边还买两包鱼食喂鱼。

喂完鱼找到处洗手台洗手,走到处紫藤花架时,那有十几人在跳竹竿舞,都是年轻人,看起来和差不多大,漫不经心随便看两眼,有正在竹竿中跳着,阳光洒满头发和白衬衫,光随着在跳舞,本来芦溪慈随便看两眼,正准备转过头去,侧着身看不真切脸突然转过身来,还在笑着,抬头往边看,两视线蓦地撞上,那下子定在那直勾勾看着,不跳,就站在光,看着直看,芦溪慈也莫名直看着,好像有特别熟悉感,可是向以记性好为骄傲,从来不记得认识人。

从竹竿中跳出来,也不顾周围还有人,把抓住手,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你,你别走,能跟你句话吗?”

芦溪慈虽然是不喜与陌人接触人但是刚才也有强烈冲动想找男话,同样激动,如果男不来找估计也会做出有悖平时风格事。

那男直抓着手没放开,把拉到块大石头后偏僻处,话颠三倒四,还没几句眼眶就红:“可能有点奇怪,你就当八道,……其实梦见你很多次,虽然今天第次见面,知道你会想人是不是疯……可是……可是,……梦见你很多次……”男着眼泪掉下来。

芦溪慈时既没有表现很不可置信也没有是疯子,而是看着眼睛慢慢对:“也遇到件很奇怪事……次告诉别人,还是见第次面人。你也不要觉得奇怪……”

“不会……不会……你……”

从小到大经常做梦,梦世叫林佑,第二世叫蔡霁瑜人,让不要忘去找。”

句话出来,男捏着手像是控制不住力道,激动要把手握断似,话也不成声……

“那……那……你梦自己是不是叫沈芳泽呢?”

芦溪慈忽然睁大眼睛,瞬间像是被四季风贯穿,脑子恍惚有声叹息不是现在发出声音而是模糊前世叫做沈芳泽人:“佑……”

“沈芳泽,你坏蛋……世又让二十年”

“对不起,来晚……”

“大笨蛋”

是笨蛋”

“你现在比小吧,几岁?”

“十八”

“叫你弟弟”

“嗯”

“弟弟”

“嗯”

“沈芳泽”

“嗯”

“给看看你胎记吧”

芦溪慈把衣襟往下拉点漏出来锁骨,锁骨下有圆圆像小巧棒棒糖浅浅胎记,岳喜闻咯咯笑起来:“不会是缩小版拨浪鼓吧,给你看看

卷起右臂衣袖,给块硬币大小胎记:“是镜子哦”

世再也不要从身边离开天也不行。”

“嗯”

“那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芦溪慈”

,岳喜闻,家就住在A市。”

家离很远很远,在桐云。”

“那原谅你……因为你跋山涉水来到面前……”

“不会再分开……”

“嗯”